優秀都市言情 新書 txt-第153章 馬殺雞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内黄者,黄河以内也,内黄县位于大河之北,魏郡南部,既有黄泽之利,又得清水之灌,在郡中富庶户口名列前茅。
县寺之中,内黄县宰对自己前几天让计吏“落水”的手笔还很得意,对县丞说道:“对付这新来的小郡尹,就只用一个字:拖!”
在内黄县宰看来,第五伦之所以能从李焉手里轻取魏郡,全靠治亭郡兵帮忙。他这内黄县在治亭兵停留期间已经表现出了对朝廷的忠诚,又供应了部分粮食,这上计薄别的县需要交,内黄应该免了罢?
毕竟,账册确实存在很大问题,哪怕将烂账全推到治亭兵头上,也无法掩盖过去一年,内黄县宰与黄泽盗勾勾搭搭的事实。
大环境摆在这,官匪一家者,又何止是第五伦和马援呢?
所以内黄县宰便想出了账册遇到洪水漂没好主意,他笃定第五伦刚上任,无兵无粮,奈何不得各县。
今年魏郡不但出了谋逆,还到处在闹盗贼:太行盗、钦口山盗、黄泽盗,都聚集了数百上千人。而境外还有大盗,就不说在泰山横行的樊崇了,连平原郡,前几个月,亦有一个名叫“迟昭平”的女子,号称仙人,亦在大河决口后的黄泛区内,聚数千人为盗,已经侵犯到了魏郡边缘。
且先用着拖字诀,到了明年,这魏郡还不知道是什么形势呢。
“说不定拖着拖着,大尹就没了!”
或是被朝令夕改的皇帝调走,亦或被看他不顺眼的郡中豪大家干掉。
内黄县宰还有一个瞧不上第五伦的理由:“他招贤纳士,结果竟连本县那侏儒罢癃黄长都收了,还任命为门下书佐,颇为亲信,可见无人可用。”
可先回来的却不是计吏,而是郡大尹遣了门下掾马援来内黄县的消息!
这让方才还镇定自若的内黄县宰大惊,难道说第五伦派人登门问罪来了?不应该啊!
“立刻将郡尹的使者安排到驿站休憩!”
内黄宰会招呼本县豪右们去陪着那门下掾,探探口风,看能否贿赂他。若可以,那便皆大欢喜,大家一起欺瞒第五伦,若是不能……
那就让他醉时被呕吐物呛死、摔倒阴沟里磕死、掉到厕所里溺死!
还不等内黄宰更换好衣裳,手下很快就急匆匆地来禀报:“县君,那门下掾不入驿站,直接进城来了!”
“什么!”
内黄宰急了:“快让县卒拦着。”
“没拦住,那门下掾马援有本县罢癃黄长带路,身后还领着百多名郡兵!”
这是要跟他玩真格啊!内黄宰委屈极了,糊弄这次上计的又不止他一人,凭什么来抓他?对方来势汹汹,这时候想再多也迟了,内黄宰忙不迭地收拾细软,想要带着家眷逃出城,跑到黄泽里投盗贼。
可马援行事风风火火,来速太快,已直接破踏破门槛而入,横刀出现在县宰面前,喝道:“内黄宰,汝可知罪?”
内黄宰扑通一声就跪倒了:“不……不知何罪。”
“让我来告诉你。”黄长从马援背后闪出,负手走到被刑徒兵按倒在地,满脸惊愕的县宰身旁,小侏儒满脸得意。
黄长自负才学,不甘心做一辈子富家翁,当年曾来县里欲试为吏,就被这县宰嘲弄赶了出去,现在轮到他报复了,遂正义凛然,大声数落道:
“其罪一,不奉郡命,不遵旧典,损毁计薄,欺瞒第五公。”
“其罪二,背公问私,旁诏守利,侵渔百姓,聚敛为奸。”
“其罪三,选署不平,敝贤宠玩,子弟恃怙荣势,请任所监。”
“其罪四,违公下比,阿附豪强,勾结盗贼,通行货赂,割损政令。”
黄长就是本地人,对县宰干的好事他还不清楚?一条条数落下来,有的确有其事,有的稍微查一查最终也能坐实。
马援遂不容内黄宰喊冤,只喝令众人将他拿下。
“带回郡中,交由郡君发落。”
又召集一众经此一吓后战战兢兢的县吏,掏出盖着第五伦大印的郡命:“从今日起,由我,暂任内黄假宰!”
……
拿下内黄宰后,第五伦心中大快,对耿纯道:“六百石县宰们不是经常说什么‘宁负二千石,无负豪大家’么?”
仕途
“对于刚刚上任的二千石来说也一样啊。”
“治不了豪大家,还治不了你!”
内黄县宰,就是第五伦动用马援这柄宰牛刀,杀的那只鸡。
他被押赴邺城后,很快就被第五伦打入大狱,只待审问——其实路上就让黄长审过一遍,但内黄宰只承认贪污与失职,不尊上命等罪,对于阿附豪强、勾结盗贼则拒不承认。
看来这里面的水还很深啊,这些六百石,本该和郡守站在一起,可他们力量更小,更容易被豪强侵蚀收买降服,再加上大多来自邻郡甚至邻县,与当地势力天然亲近,于是就官绅一体,狼狈为奸。
耿纯咳嗽一声后,提醒第五伦:“伯鱼,你我,亦是豪大家啊。”
第五伦瞪他:“君子不器,在故乡为豪大家,在外郡则二千石,不行么?”
所处地方不同,坐的屁股不同,选择也不同,第五伦在新秦中时,亦是“阿附豪强张纯、勾结盗贼麻匪”呢!
所以第五伦干掉内黄宰,并非依靠其个人道德善恶,而是“不支持我的就打×”。
总之,这种二千石、豪强、县官之间的合作与斗争,已经持续了两百年。前汉元帝之前,官府占优势,诸如酷吏严延年治涿郡,便同时与大姓西高氏、东高氏以及阿附他们的县官郡吏斗争,最后取得胜利,以至于郡中震动恐惧。
可在中央无法为二千石提供任何庇护与支持的现今,第五伦只能赶在朝廷权威彻底沦丧,豪右盗贼屠二千石如杀一狗前,努力掌握政权,否则搞不好,小命都要交待在这。
他本欲在控制郡府后,下一步拿下邺城,但邺城豪强势力太深厚,邺县宰又是个人精挑不出毛病,第五伦只能转变思路。
“避开大城市,先从邻县着手。”
派遣马援到内黄担任假宰算是小试牛刀,那一带贫民、流民较多,招募青壮,以已有小成的三百刑徒兵为基础,在明年前练出一千名忠于第五公的兵来,再打打黄泽盗贼练兵,他就有资格跟大豪强掰腕子了。
拿下内黄宰后,第五伦又将演技出众的内黄上计当众处斩,让其余十几个县的计掾旁观。这群猴子确实被流了一地的鸡血吓得不轻,第五伦只让他们回去,因为山洪、盗贼丢失计薄的五县,总有副本吧?必须补上。
至于做假账的那八个县,第五伦却没太难为他们,只表示郡府不慎失火,将他们的秋收账册又双叒给烧毁了,重做一份,连带今年应该交给郡里的粮食,一并送来。
还有上计不错的邺、繁阳、梁期三县,第五伦大加表彰,表示下个月发工资时,考虑让三县从县宰到小吏,都得到满额的月禄!
“决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但等有些得意的第五伦回到郡府中,耿纯却告诉他一件事。
“内黄宰,自杀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
兄长回来时,魏成郡大铁官李陆便向他告知了最新消息。
“内黄宰死了,触墙而亡。”
“算他识相。”督盗贼李能并不惊讶,内黄宰清楚,有些秘密烂在肚子里最好,一旦披露,内黄宰就不止是自己死,他的家眷乃至整个宗族都要不保。
李能落座时,左手仍无力地垂着,他却和祖先、赵国武安君李牧一样,是个残疾。但李牧是天生右臂伸不直,而李能则是后天受了伤。
李陆与他同案对坐,身子前倾,问道:“兄长去了趟西门氏宅第,西门延寿如何回应?”
“还能如何?”李能用冷笑表示了他对岳父家暧昧态度的不齿。
“我婉转告诉西门延寿,第五伦一面假意表示,要与郡中豪右共治,辟除冯伟伯为吏,延揽各家子弟入职郡府。”
“一边却招募庶人寒士为门下吏,又遣亲信练刑徒为卒,发放甲胄兵器,如今又借上计之名,拿下了内黄县,是欲尽夺郡中之权也。”
李能道:”可西门老儿却说,魏地才遭李焉谋逆大乱,不能再动荡了。”
他搞不懂西门延寿是怎么想的?碰了壁回来后,李能心一横,决定不管西门氏了,他家自走一路。
“第五伦贪而无厌,颇有勇略智谋,又有马援、耿纯作为左膀右臂,一武一文,不好对付。若不能趁他尚是小雏鸟时压制,往后羽翼丰满时,恐怕难以收拾。”
李能道:“不能让第五伦太顺,得给他,制造点麻烦,让他知道,在魏郡究竟是谁说了算!”
魏成若论家世显赫、朝中靠山,则是斥丘唐家、平恩侯许氏。可要论实力,邺城西门氏以富裕著称,而武安县李氏,则是武力担当,郡兵大半由督盗贼李能控制。他弟弟李陆则靠着铁官的皮,统辖西北三县上千名铁官奴,还垄断了铁器来源。
魏成不管是哪家势力,白道还是黑道,贼寇还是族兵,都得仰仗李家分给的铁铸兵,双方通过与李家友善的各地县宰、吏往来,只抢别人,不触碰李家利益。
“入秋了,盗贼也该来活动了。“李能忽然说了这么一句,他们家传承了李牧、李左车的兵法气魄,和西门氏不同,不爱文斗,偏爱武斗。
李陆会意:“钦口山的山贼,黄泽湖的泽盗,让哪支出动?”
“钦口山距离武安太近,且让他们抢下武安、涉县、武始送往邺城的粮食即可。”
“但黄泽的盗贼,却大可倾巢而出。”
“夺了内黄县城,杀马援!”
李能抚着他残疾的左手:“折第五伦一臂,看他还敢不敢乱扇翅膀!”
……
网游之无敌剑客
PS:魏郡督盗贼李能本名李熊,见《后汉书·铫期传》,因为和公孙述谋主李熊同名,为了避免读者糊涂,改个名了。
第二章在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