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龍魔血帝-第兩千五百一十七章 怎麼查?分享

龍魔血帝
小說推薦龍魔血帝龙魔血帝
“刑罚长老这个位置就让你坐一个月,你若无法纠察出门内的隐患,我亲手用圣剑送你上西天!”
紫霄背上的圣剑突然出鞘,圣剑插入到距离秦叶只有千分之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差一丝一毫,就能伤到秦叶的身体。这无比精准的操控,羽仙门的年轻一辈中除了紫霄,再无第二个人做到。
“查不出,我自裁。刑罚长老,明日召集所有弟子等候我的传唤,不得有误!”
秦叶接过圣剑,他头也不回地说道。
“刑罚长老,您老人家可要听清楚,违背新刑罚长老的命令可是非常严重的!”
星紫萱十分顽劣地说了一句,她蹦蹦跳跳的跟随在秦叶身后。两人朝着司马空的府邸潇洒走去,不时还传出谈笑之声。
“司马空长老,你要好好管教一下你的两个徒儿了。他们在羽仙门内目无规矩,你要负有责任!”
紫霄把十分严肃地说道,秦叶和星紫萱虽然走了,但他的师傅却跑不掉。
总有人要为一些事情付出代价,对于小孩来说,犯了错误就要家长来承担。秦叶和星紫萱等同于司马空的孩子,这个当家长的被穿小鞋也很正常。
“门主您放心,回去以后我会严厉的批评他们……”
司马空冷汗连连,他也下定决心要好好惩治这两个不孝之徒。
“散会!”
紫霄胸中不平,散会后他第一个离场。风长老,老姬等随后一一离开,最后只剩下司马空和刑罚长老。
“司马空,管教不严可要治罪的!”
刑罚长老在一旁嘲讽着。
“这个不用你来操心,你还是抓紧时间去召集你的门生吧。这两个年轻人得势不饶人,免得被他们责罚下不来台!”
司马空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老对头,他让刑罚长老提前准备。明日真若是被秦叶和星紫萱两个家伙抓到把柄,恐怕还不好收场。
“你,我们走着瞧!”
刑罚长老脸色大变,他最忌讳别人谈论这件事情。今日秦叶强多了他的位置,第一条命令又完全针对他。羽仙门七打核心长老之首,刑罚长老怎能心甘情愿?
“走了,该反思了。老一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了,我操……”
司马空特意学了一下大爷,他的表情活灵活现。郁闷的心情得以缓解后,司马空扬长而去,回去处理那两个小家伙。
当他回到府邸后,发现秦叶正在门口躬身迎接。
“师傅,您回来了!”
看到司马空出现后,秦叶走到司马空的身后,替他脱下长褂。这种活完全是童儿做的,今日轮到了核心弟子。
“给老子滚蛋,别以为这样老子就不生气了!”
司马空看着秦叶,胸中的火再度燃起。他并没有因为秦叶的殷勤而消气,反而越发火大。
“师傅,弟子甘愿被您责罚。不过外面风大,还请您回到府邸后再做处罚!”
秦叶完全是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再也不是大殿上那个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大人物。
府邸大门左右分开,当踏入府邸后就看到了在里面忙碌穿梭的星紫萱,她正在打扫庭院。当看到师傅进门后连忙朝着后院跑,很快从后院跑回,在她的手里还拿着滚热的香茶。
“师傅您请喝茶!”
太师椅旁,星紫萱贴心地服侍着。她再度给师傅捶背揉肩,展示出了温柔的一面。
“立即给我跪……”
“师傅,您知道魔族的秘密吗?”
不等司马空把话说完,星紫萱对着他附耳低语。她最为了解师傅的那一套,一旦跟他谈论正事,这些闲事都会被他忘掉。而且司马空还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对宗门十分忠诚。
捉弄人只是他的爱好罢了,处于和平的时候,不给自己弄一些乐趣怎么能够?但涉及到羽仙门未来的时候,他毫不含糊。
“什么秘密?”
司马空的思绪被吸引,他连忙改口问道。
“师傅您不要着急,容我们慢慢跟您诉说。这次我和秦叶找到了除掉内奸的唯一办法,整个羽仙门也只有我们两个人知晓……秦叶还不快给师傅那一些水果,师傅他老人家都被你气成什么样了!”
“是,师姐我这就照办!”
星紫萱和秦叶两个人不断舒缓司马空的情绪,用一些安抚的让他消除心中的怒气。
“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再不说老子可要让你们下跪了!”
见到两个人迟迟不说,一直吊着他的胃口。司马空又震怒了,星紫萱这才冲着秦叶点点头,让他说出实情。
“师傅,凡是身上纹有蜘蛛图案的都是被魔王操控的内奸!”
秦叶压低声音说道,这个秘密他并不想在羽仙门内说出。但成为刑罚长老,这个秘密是守不住的。至少也要让自己的师傅弄得清楚。
“什么?”
司马空瞪大眼睛,他有些不大相信。
“师傅,徒儿在下山的时候,曾目睹过两位大能之间的战斗。他们彼此间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当露出胸口处的蜘蛛后,这才彼此收手……”
秦叶把靖王和诸葛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出来,对于那一日的事情他感到十分庆幸。能够在两位大能的眼皮底子下幸存下来,当真是运气选手。
“原来是这样,若是真如你们所说的,岂不是要所有人都脱掉衣服,才能看出真假?”
司马空的眼中充满了沉思,这样的话就麻烦了。一个个的脱衣服检查,得要脱到什么时候?
“师傅,首先就要从七位核心长老身上查起。你们对羽仙门的影响太大了,如若出了内鬼后果不堪设想……”
秦叶说的十分保守,上层建筑若是出了问题,那将会是很不得了的。下方不论做多少努力,都要付诸东流。
“小子,你说的很对。这六个人中肯定有问题,否则那一日浩然长存大阵威力不会大打折扣……”
司马空也琢磨着,之前他和秦叶说过这件事情。那一日,他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师傅,还请您老人家亲自出山,邀请几位长老蒸个桑拿,找一些女子搓搓澡。顺便看一看他们身上的蜘蛛标记……”
跃马寻风
秦叶看着司马空,他的脸上演绎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似乎想到了一些大人物在沐浴,身边无数女子相伴的场景。
可惜了,就算是我做皇帝的时候,也没有享受到那种待遇。都怪二小姐她们看得太进展,不给我一丝一毫的机会!秦叶暗暗压根痒痒,对于自己没有享受过那种待遇而感到懊悔。
“混账东西,你这是在羞臊老夫吗?”
司马空训斥着秦叶,一旁还有星紫萱看着呢,这样口无遮拦好吗?
“师傅,您就把我当成空气。秦叶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你们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上次拍卖会的成功和师弟的美人计有着一定的关系。为了要钱,他让人家都出去卖呢……”
星紫萱在一旁添油加醋,她大有一副我懂得的架势。多大年纪,都喜欢十八,十六的。这似乎成为了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
师姐,你别坑我啊。有事你就说事,干嘛总是把炮火往我身上轰!秦叶看着星紫萱,他一脸的无辜。
“秦叶,你小子不要总是胡言乱语,今日的祸都是你一人闯下的!”
司马空深深点了点头,秦叶这小子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从今日的表现上来看,比星紫萱有过之而无不及。大殿都险些被他给拆了,这家伙得多厉害。
“师傅,我和师姐也是为了羽仙门的千年大计。现如今当务之急是如何查出魔族混入的那些人,其余的都是浮云……”
秦叶这次也学到了精髓,他知晓司马空最为关心的事情。他的转移话题,司马空点了点头,对发生的事情不再深究。
“徒儿,除了这个还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让他们脱衣未免有些太难为情,我们都一大把年纪。而且,师傅和他们交往也不是特别深……”
司马空一脸的为难,这也是他的一块心结。
交往不深?分明就是和谁都不好!在大殿上,替刑罚长老说话的人不在少数,替你发声的,几乎没有。秦叶看着司马空,他不好意思揭师傅的老底。
“师傅,您就不要在乎这些小结了。不就是脱光衣服,泡泡温泉。对你们来说再享受不过。您若是犹豫,那就只有让秦叶下令了……”
星紫萱直接开口说道,现在秦叶手中拥有尚方宝剑,他何以强行安排一些事情。只不过要承受代价罢了。
这次威风耍完,一定要想着和星紫萱离开这是非之地。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通通都被得罪个遍,不跑就死定了。秦叶心中盘算着,有星紫萱在一旁煽风点火,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翌日,秦叶在房间内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冰冷的清水打在脸上,令他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
“还不错!”
秦叶自我感觉良好,平日里不怎么照镜子,今日他被自己的帅气都迷住了。他身披黑衣,衣服上刻画着阴冷的图案,血红色的刑字更是无比醒目。刑罚长老的战袍,穿上这件衣服显得不怒自威。
圣剑并没被秦叶背在背后,而是交给了在外面等候的九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