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維度侵蝕者笔趣-第628章 太棒了!太棒了!來相互傷害啊!!!看書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维度侵蚀者
黑色的金刚力士像在那种独特的‘魔域规则’强化下,无论自身硬度还是强度,都超越了白浪的攻击上限。
浪虽凭强势的快节奏压制性攻击,始终处于上风。但这背后却是,白浪消耗更多的‘气血+邪灵之力’,取得了并不明显的优势。敌人未破防,掉血速度远小于他的消耗速度。
力量与伤害方面,双方不分伯仲。
金刚力士像精通乐园一阶中最经典大众的岩击流武道,并将这门品质比白板‘横炼’高半级的入门武学,挖掘到至少Lv6的宗师境界。武技品质也在‘邪灵’的升华下,完成蜕变跃迁,将堪比高级功法,将一身雄浑劲力高度凝结,每一拳都重的惊人纯粹的可怕。
白浪在‘武道邪灵化’后,同样进入全新领域。
原本不支持‘观想法’的他,加载了‘兔王菩萨’,隐藏启动了《托天经》。这款量身定做的邪灵,为一身雄浑气血注入灵魂。
好比硬件安装了驱动,瞬间开启无数新功能。‘邪灵’与‘武道意志’完美融合后,顺利觉醒了纯物理破坏性的‘杀戮意志’(武道意志)。
若以微观视角将白浪的气血最大化,便可以看到‘气血之力’的最小单位,随着‘邪灵化’,变成一块又一块锋利的碎片,如同一柄刀剑破碎掉,又或者无数不规则的碎玻璃片。
这就是‘杀意’注入‘气血’后的真实模样。
少量气血的凝聚,不再像过往那般一盘散沙,只能发挥出基础攻击。就跟明明一把宝刀,却无法出鞘,被当成铁棍,靠着自身重量来坠落砸人,白瞎了这门高级功法。唯一的亮点,也仅仅是将自身根基铸造的更坚固牢靠。
现在,任意最小单位的气血分子凝聚后,会变成无数密集而锋利的锯齿状刀片。一拳击出,这些气血利刃会在微观世界中,洪流般整齐冲刺疯狂切割,产生恐怖的破坏力,泯灭一切,将他的武道杀伤力逆瀑布式提升。
虽然白浪口口声声自己的气血只是由生命力构成的基础物理伤害力量,但生命场的强度与阳刚精气,天生克制阴邪鬼物。
他杀了那么多沉沦魔、鲤鱼王、魔兔,这些超凡生物的怨念、诅咒也只能乖巧的附着于大魔王身上,复仇不成整日接受气血的洗刷,被消磨的无比弱小而又精纯,温驯的一B。
当气血注入‘杀戮意志’后,更能正面硬刚魔法伤害,妥妥的武道破魔。配合他肉身破魔,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法师菜刀’了。
最后,当浪加持兔王菩萨进入‘邪灵化’后,举手投足都带上了邪灵的规则特性。面对金刚力士,不存在被压制,只能说是相互伤害。
可惜对方包裹一层‘不灭金身’般的魔域,壳子太硬,杀戮气血也撕不开。
至于最后的血条长度、战斗续航、恢复力、移动速度,白浪明显处于优势,这也是他压制住理论上比自己更强的邪灵的原因所在。
浪的战力,不是单独计算【气血】一项,而是【血疗】、【龙象】三个小源相乘的关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吞 天 主宰
【气血】的储量是撬动肉身杠杆的‘系数’;【Lv7横炼+龙象不坏体】则是他身为人类的‘基础底数’;‘邪灵武道意志’、武学本身的精妙、对身体的掌控、心态、战意……这些,共同构成一个复杂的‘变量不等式’。
最终三者相乘,自成大源,不逊色任何‘武道专精路线’的契约者。让他直面邪灵完全形态,并且不断撼动金刚力士的魔域龟壳,将它打的连连倒飞,最终一记凌空回旋鞭腿,瞬间踢爆了空气。
在轰隆隆的旱地惊雷声中,于高空绽放出一环套一环的血色云圈,将漆黑的神像笔直打穿地面,嵌入31区距离剧院最近的进地铁站入口。

向乐园支付一笔余烬,将破破烂烂的衣服刷新后,白浪逆着惊慌逃窜的人潮,走进了地铁站入口。
随着外界光线消失,彻底进入地铁系统后,他明显感觉到,‘邪灵化’的武道法相被猛烈压制。
不过‘兔王菩萨’并非【气血栏】的核心,仅仅是临时安装的一款‘灵魂驱动软件’。邪灵的一面被削,但‘Lv5’的‘邪灵武道’依旧完好保存,他才是真正的主宰,兔王只是肉电池。有没有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发挥。
白浪的体质大源,依旧以【气血×龙象×血疗】为核心。地铁系统对他的压制,只针对‘邪灵’一面,大幅削弱了气血攻击中叠加的那层‘邪灵伤害’。
这层‘伤害’对普通人类而言的确厉害,规则效果防不胜防而且霸道,又能伤害灵魂污染精神。但对于同样是邪灵,而且是下位灵的金刚力士而言,这就是鸡肋。
因为对方在这方面,比他白浪更强。那种打不穿的‘坚固龟壳’,就是对方的邪灵之力体现!
地铁系统将邪灵的力量彻底压制,才是他乐见的。
同时清空彼此的‘邪灵外挂’,只保留基础力量。那么接下来比的,就是硬实力了。这个,他擅长。再没人比我更懂基本功了!
白浪不敢保证他在武技上胜过对方,但他‘杀戮意志’依旧存在,‘邪灵法相’隐藏模式后台运转,被削的很少。
因此,他没秃,却更强了。

远远看到从一堆建筑垃圾中爬出来的漆黑神像,周围空无一人,异常显眼。白浪对它露出热情好客的笑容,召唤出【魔神柱】,全身肌肉不动涌动,将巨大青铜十字抓在手中,拖在地上,发出刺耳摩擦声,走了过去。
既然被‘地铁站’削了,那就不要逞强,该上装备就用装备。别老觉得对方手无寸铁,自己就胜之不武了。
我白浪身为【神眷者】,治愈神系地上代言人,计都老公,资深血疗老萨满,凡被我捅过的患者都夸好,好评率100%零差评(差评都被打死了),随身携带一个‘图腾柱’传教并不过分吧?这特么连武器都算不上,一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的物品。
金刚力士像还能说什么?不等它反驳,白浪已经狂暴挥动十字架,划出一道弧线,重击砸落。金刚象双臂交叉,硬碰硬格挡。
庞昂……
撞击法出振聋发聩的青铜声,在走廊回荡,金刚力士双腿下陷,被白浪砸了进去。
接着,砰砰砰砰……连续不断的重击,在白浪与金刚力士之间爆发。这一回,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能打中对方了,杀意气血成功撕裂防御,雄健的身躯不断崩飞细小的黑色晶渣。
这种厮杀,才令人陶醉。

战斗中,白浪充分体验到岩击流武道,配佛门功法的强大,让他见识到了‘邪灵化武道’的强悍。这是不同于‘邪灵法相’的另一条武道路线,很值得他借鉴参考。
穿越时空之古生物基因 小磊2
对方不修‘观想法’,反而肉身自成金刚界。强度、硬度、耐久就摆在那里,要击杀,就必须正面攻破、彻底打死。这一切需要硬磨的功夫。
它的体质表现为,无敌的防御与硬度。
白浪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则是血条续航、生命力旺盛、气血庞大的超级血牛。硬度、强度可以弱,但磨命的话,令敌人绝望。
尽管细节不同,但双方都在往同一个终点努力。因此白浪越看越满意,仿佛奄奄一息的修道老鬼,在临终前终于遇见了天赋异禀的先天道体起点主角。
那是山穷水复之际,看到最完美夺舍原料后的惊喜与欢心,于是他在相互厮杀中,满脸鲜血,却露出变态而又开心的笑容。
你现在越强,我将来的‘邪灵’就越棒。爱了爱了,快到碗里来啊!
砰!
又是一拳,白浪被打断数根肋骨,却没有生气,反而开口:“契约者?”
“你,外来者,死!”
“那就来呀!相互伤害啊!”
变态的热情笑容逐渐崩坏,咬牙反砸图腾柱,杀了上去……
双方都拥有强大的体魄、耐力、续航,与破坏力,一层层打爆周围的公共设施,一路打穿地铁站的楼板,从负一层厮杀进负二层,暴力拆迁,不断下坠,周围的人早就逃光了,哪怕资深信徒也不敢从这两个怪物身上占便宜。
灯光时明时灭,空无一人的站台上,白浪狠狠将金刚力士踹进隧道中。地面轨道开始震动,轰鸣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
白浪加速冲刺,手掌大张,强行按住对方身体,迎着着急速驶来的地铁,狠狠撞了上去。
地铁站的人逃光了,但地铁依旧运作。
游乐园就是某个上位灵陨落后的魔域改造而成的‘坟场’,伊甸的地铁网路,更是一名顶级‘上位灵’留下的魔域。在其消失后,免费向全市居民开放,提供安全庇护。
在这里厮杀,能最大程度切断‘邪灵’与信徒间的联系,更能全方位压制邪灵。白浪的‘治愈神系’就被集体禁言,金刚力士更是跌落神坛,连连被白浪击碎身体。
同样,这里的地铁不能当正常交通工具对待,而是比游乐园中‘摩天轮、海盗船、大摆锤’更可怕的规则产物。

轰轰……轰轰……轰轰……
狭窄的单向隧道中,列车咆哮疾驰,丝毫不理会铁轨旁的白浪与金刚力士。哪怕中位灵,来到这里卧轨,也碾死给你们看。
惨烈的撞击中,金刚力士疯狂挣扎,用一只手臂挡在身前,随后强烈的冲击力下,白浪与金刚像双双被撞飞,重重砸在隧道墙壁上。
金刚力士的一只手臂被撞断,地面洒满黑色的碎石块,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复原,彻底成为断臂。
这时,对方一脚踢中碎石块,暴雨射来。空间太狭小,白浪难以闪躲,碰撞中他脚下一轻,被金刚力士施展出缠技抱摔。
对方发力技巧过于诡异,隧道空间狭小难以挪移,白浪一时竟挣脱不开。接着失去平衡,轰!的一声,头部撞击、剧痛。
大脑一片空白。天旋地转,视网膜看到灿烂的明亮,什么都看不清,感官也变得无比遥远。
金刚力士的反杀,也将白浪甩向疾驰的地铁。
摩擦撞击中,他头破血流,额头的皮肤被列车撕裂带走,露出森森白骨,鲜血染红半张脸。终于,他意识到自己也撞车了,甚至被带着移动了一段距离,重重摔在地上。
然后……
他思考的第一件事是:这都没碎?劳资真特么头铁!
砰。
下颚传来的剧痛,让他重新找回知觉。自己似乎又被踢飞一段距离?但耳畔地铁轰鸣咆哮的震动与声音却消失走远。

血魔元胎极速加固残破的肉身,金刚像再次杀来补刀时,‘邪灵法相’带来的战斗本能,让他身体成功闪躲并拉开距离。
随即,意识再度上线。狂潮般的剧痛如同清醒剂镇定剂,一波波袭来,让他在痛楚中感到一种迷之愉悦,那是强烈的‘我还活着’的感觉,身体发自本能对于‘求生’的强烈渴望,让人沉迷。
大概是死的太多了,这种濒死状态下模糊了痛苦与快乐边界的滋味,让他倍感愉悦亢奋:“就是这种感觉,太棒了!”
金刚象对此不闻不问,加速狂奔。白浪再次召唤回魔神柱,压榨濒临极限的身躯,巨力抡动青铜十字架。
受难青铜狼人浮雕与黑曜石金刚力士像对撞,于漆黑隧道中发出闷响,越传越远,反复回荡。
轰轰轰!
双方用最原始的方式厮杀,白浪不断用‘魔神柱’钝击。虽然‘治愈神系’被集体禁言,但宝具的装备属性无法压制,依旧蕴含‘众神之力’!
一次次碰撞下,金刚像身体迅速破碎着,露出大量裂缝。那条断臂被白浪毁到了根部,没有鲜血,全身多处严重破损。
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全靠‘血魔元胎’吊命,血疗续命。但他内心格外兴奋,这种愉快令人癫狂、沉迷、忘乎所以。
白浪已经不想去思考了,只想单纯享受这种纯粹的厮杀。
“太棒了!太棒了!!!来相互伤害啊,伤害啊!”
再次挥动图腾撞击时,他突然发动了【命运暴击】
这段时间,他在伊甸狩猎无数邪灵与分身所积攒的‘命运之力’,统统在这一瞬爆发。铁轨又一次震动起来,一道强光从深邃黑暗中投射过来。
黑色金刚像却如遭雷击,顿时僵硬住,生锈卡壳一般。【命运暴击】在这一瞬,成功击碎他的命运。
如果有什么气运之子,超级反派的话,他们强大的命运线,也会被暴击临时截断,丧失命运的眷顾。
白浪却没犹豫,一把按住黑色金刚的头颅,二度狠狠的撞向迎面驶来的地铁。
金刚像头部剧烈撞击上去,狠狠摩擦着高速掠过的车身,明亮的窗户不断一闪一闪的飞速划过去……剧痛的反震让他骨骼从碎裂到断裂。但白浪依旧咬牙,满脸鲜血额头露出白骨,放声大笑,又一次按上去,接着被弹开,再按上去,连自己的手也一并撞断。
他体内生命在飞速燃烧,周身飘散出黑色的余烬劫灰,那是生命被杀意燃烧后的无用产物,渲染出水墨画效果。
当刺眼的车窗消失后,丧失知觉的手掌似乎一空?
地铁已经驶离,一具无头金刚像轰然倒地,
他则颓然弯腰,呕出几口鲜血,才重新通顺了呼吸,无力靠在‘十字架’上喘息。召唤出兔兔用‘生命脐带’开始转移伤害、剪切粘贴健康概念,输血疗法,进行自我急救。

邪灵并未就此消亡,仍旧艰难吃力爬动,想要起身,却完全做不到。
它就像被切掉头颅的青蛙,看似还活着,其实已经死了。而在它的胸背处,黑曜石不断碎裂出深深的缝隙,从中透出乳白色毫光。
白浪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它的体内,隐藏着什么?
一连用掉七只血包,干瘪的粉红色皮毛丢弃在脚边,白浪重新站起来。又是一顿骑马式暴打,他将金刚像按在身下,机械的高速挥拳,一拳接一拳痛击着石像身上,气血切割,打的碎渣飞溅,完全不在乎痛觉,手指是否断裂。
最终,白光越来越明亮。
不知多久,又一辆列车呼啸着疾驰而过,噪音震耳欲聋,明亮的车窗飞速划过。白浪从地上站起,手中多出一个不太规则的球体。
上面的‘邪灵规则’已经熄灭,还原成原本的样子,这才是构成‘邪灵-金刚力士像’的核心供物。但质地并非什么石材,而是骨骼,并且密度很不寻常,重了太多。
他亲手击杀邪灵,这件‘供物’被乐园认证转化。
哪怕邪灵陨落,供物跌落回凡品,但品质却不是灰色,而是‘深蓝’,这显然超出他理解范围。
【不知名舍利子(破损):品质,深蓝-???(损毁、残缺)。供物/特殊结晶。】
没心思多看,白浪此刻又疲又惫。
他将这颗拥有乐园装备属性的‘舍利’,连同‘金刚力士像’的残骸都收入储物空间,接着从空间内又取出一瓶啤酒。
趁着身侧的地铁还未消失,明亮的窗户一个接一个闪过。他绵软无力的抬起胳膊,将瓶口对准飞驰的列车,伸出手。
‘啪!’的一声,瓶盖被高速行驶的地铁撬开、带飞。
当地铁消失后,白浪这才摇摇晃晃的向出口走去,接着仰头吹了一瓶,沁人心脾,精神不由一震。
“冰镇的,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