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起點-第七百六十八章不認識的天花板閲讀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小說推薦某不科學的機械師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宇宙舰?”诺拉和伊瓦诺夫好奇的多瞅了两眼从水中浮上来的北安普顿级改。
“嗯,49年附近升级并大量列装的隐形宇宙驱逐舰。”工藤真随口回答道。12架可变战斗机以6个双机编队的形式超低空冲向统合军舰队。
此时,北安普顿级舰体扬起,以舰体上装备的诱导光束发射器、反舰导弹发射器和75毫米双联装重粒子炮向QUARTER射击。
“好歹也给调几条重巡洋舰来对付本舰啊…就三艘驱逐舰瞧不起谁呢?”阿伊莎舰长无聊的玩着发梢。
“舰长,对方是反统合同盟,不要对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组织抱有过高的期待,而且对方没啥实力不好么?”
“也是,尽快歼灭对方。”
“敌机,发射反舰导弹!拦截,来不及了!”
“我去这不是打我脸吗?!对空炮火!集中火力拦截反舰导弹!”
阿利伯克级上能向左舷开火的4座密集阵和一座127毫米舰炮拼命的射击,在极近距离拦截了四枚射向自己的反舰导弹中的三枚,第四枚直接命中了舰桥左后方,巨大的爆炸直接导致了舰内大面积停电和对空火力全面停火。
“喂小子,这就是你说的趁机跑路的机会吗?”在所有人都被“攻击敌舰”和“防御敌机”两件事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时候,一架VF-0和两架SV-51趁着夜幕和满天烟火,偷偷的钻进了水里,并向玛雅岛高速前进。
诺拉扭头看向在一旁和他们并头飞行的VF-0。
“当然,我们的言行异常迟早被那个神神叨叨的司令发现,到时候就不好跑了。而且啊…按照现在这个情况,你们跟着反统合同盟打下去迟早被打死。
我可不觉得那个把你们拉进这个剧本的人是想让你们再死一次。”工藤真小心翼翼的操纵着VF-0在水平面以上一米不到的高度飞行。就算升级改造过的VF-0比坦克还坚固,他也还是有点心惊胆战。
毕竟撞到海面上实在是太丢人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大统领桑,有时间把我们引导到QUARTER上吗?”工藤真接通了伊安的通讯。
“呼……噼里啪啦砰……暂时有点忙,你去找玛奥吧……轰!”
工藤真有点茫然的听着那边传来的各种爆炸声和呼啸的风声。
您老又上前线打仗了?你不是啥都没带的就过来了吗?
挂断了通讯,伊安脑壳痛的追逐着那架黑色涂装的,加装了附加背包的VF-29B。
面对这种高护盾高机动的单位,IS就显得比较尴尬。
IS用的小型光束兵器,速射型的威力和射速都太低,无法有效击穿这种15米长的大型战斗机的护盾。
照射型光束兵器威力够了,但是要想击破护盾持续照射的话,在击破护盾前,武器自己就先过热了。
导弹一类的诱导实弹兵器,威力是够了,但是打不中…
大尺寸的武器建御雷神不是没有,但是只要一拿出来就会因为巨大的空气阻力和重心变化等缘故让伊安漏出破绽。
在面对VF-29B的三门小型MDE光束炮的攻击时,IS的能量护盾不一定能护得住伊安的生命安全。
“……这就很尴尬了。”伊安拎着适用于VF-35的重量子机炮追逐着面前的VF-29。
“这就很尴尬了,能增援吗?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在反统合同盟旗舰代达罗斯号里,舰队司令藤堂潮微微不耐烦,本以为能一举歼灭那艘没有舰载机的QUARTER级和那支统合军舰队的两波航空部队竟然都被团灭了。
现在只剩下两艘重伤的北安普顿级被那艘QUARTER级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舰底舰炮抽着。
“本舰航空部队已经濒临全灭,恐怕只能拍无人机部队去……”
“那就派遣无人机部队去,总之给我把罗德少尉撤下来。”
“……切,甩不开。”VF-29的驾驶员罗德·巴鲁特码少尉咬牙持续做着高过载机动。并用背部装在回旋炮塔上的双联装光束炮和背后紧咬着不放的伊安对射着。
“…罗德少尉,请尽快归舰。”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甩不开后面的那个人啊……而且这个减配的当地生产版VF-29B…虽然引擎护盾机身强度啥的没偷懒,但是架不住重力中和系统和机载AI减配了啊…
虽然机体性能不弱与原版YF-29,但是失去了这两个给驾驶员哼舒适的操纵环境的东西,罗德·巴鲁特码的体力下降的非常快。
甚至应该说,这个机体的操控性比自己驾驶过的VF-19 ADVANCE要差不少。
“……本舰已经派遣无人机部队前往增援,请抓住时机自行撤退。无人机队第一波,预计30秒后抵达。”
“哼,早说啊!”罗德瞬间来了精神。
“无人机队?别特么来捣乱!”伊安一扭机体,躲开两发MDE光束。然后丢出了两个导弹发射箱。
十六枚高速高机动导弹被从两个发射箱中发射。扑向来袭的GHOST队。
“这是……EMP爆发?”代达罗斯号上的CIC惊讶的看着突然爆发出的16个球形电磁干扰区域。
16台GHOST突入电磁干扰区域,机体内的电子设备被电磁干扰产生的感生电流烧毁,引擎熄火,打着转的坠向地面。
“GHOST的电磁屏障还没升级吗?!”藤堂司令猛的转头看向装备部的负责人。
“翻修边境舰团退伍的二手VF-171就已经耗尽了技术部人员的力气了,哪有时间去管GHOST啊!而且我们的GHOST又没有解锁“犹大”系统,撑死也就能在常规侦察任务和哨戒任务中用一下,谁能想到你能派GHOST和王牌机师正面作战啊!”老整备长根本不鸟藤堂司令,这破部队没了你一样过,没了我你看看这些二手货还能飞起来多少。
不过现在似乎都被打下来了的样子……
要不要认一波怂呢…
“我知道了,本舰突入大气圈,接到罗德少尉后,紧急FOLD。”藤堂司令觉得这个一直严格的要死的老整备长说的有道理,干脆找一个掀桌子的方案吧。
“了解,那么司令,无人机队第二波呢?”
“继续。”
“还来?”伊安眉头一皱。EMP导弹虽然对付GHOST好用,但是用的地方太少了,自己只带了一个基数的16枚。
丢出两枚空气燃料炸弹,伊安换了两把能量充足的重粒子机枪。收回能量所剩无几的空战背包,换上了最高速度没那么快,但是机动性更强的命运背包。
再次加速追上去那架VF-29。
“……还能换背包?机动性还能更强?”
“竟然没趁我换背包的时候攻击我?是要撤退了吗?”伊安躲开GHOST群发射的导弹,一边抛洒着干扰弹一边用重粒子机枪扫射拦截导弹和无人机。
把周围的导弹和无人机清扫一空后,伊安放弃了两把重粒子机枪。展开了一把MS用的重型GN狙击步枪。
“挡住这个试试啊…”手里端着一米多长的MS用狙击辅助瞄具(对,就是当年洛克昂抱着的那个从力天使上拆下来的东西)“TRANS-AM。”
GN狙击枪内置的太阳炉开启了三红模式。
在把目标机翼引擎套入准星的瞬间,伊安轻轻扣下扳机。
悬浮在伊安身边的长达18米的GN狙击枪发射出了五米多粗的光束。
“我X!”罗德少尉看着后面呼啸着压过来的粉红色粒子墙,怒骂一声,然后狠狠地扭动操纵杆,躲开了光束。
“……切。”伊安撇撇嘴,缓缓的自动瞄具。五米粗,上百公里长的光束横扫苍穹,直接扫炸了VF-29的机翼引擎。
远处,VF-29机翼引擎爆炸,拉着黑烟旋转着坠毁。
“狙い撃つぜ。”伊安满意的点点头,说出了莱尔他哥的口头禅。
收起来狙击步枪,伊安再次追了上去,去抓俘虏去了。
一拳打碎VF-29的座舱玻璃,扯出来已经昏迷了的反统合同盟驾驶员。用绳子把他捆在一个浮游炮上。
“新统合军的数据接口…新统合军的数据接口…啊,在这里。”伊安从找到了新统合军可变战斗机用的标准接口,从机体里拔出来一根数据线,插在了VF-29的数据接口上。
“飞行数据…服役数据…地图数据…舰队以及飞行中队的资料…”
“很好!需要的数据采集到了。”伊安拔出数据线,迅速离开VF-29,在原地悬停。目视VF-29坠落在地面上炸成一团火球。
“瓦斯提大统领,这边的敌人击溃了。你那边的情况如何?”在返航途中,伊安收到了QUARTER的联络。
“敌航空部队歼灭,捕获了一名敌军驾驶员,现在返航中。”
“了解,需要医疗班吗?”
“额……我无伤,但是俘虏流了不少血。准备一下医疗班吧。”伊安扭头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罗德少尉,他并没有兴趣启动透视扫描模块扫描男人的身体。
死了,就死了呗。
“了解,医疗班B待机,警备班B待机,准备接收受伤的俘虏。”
缓缓降落在QUARTER的飞行甲板上,把血流满地的罗德交给QUARTER上的陆战队和医疗人员。
扭头看到工藤真和诺拉、伊瓦诺夫三人正被一群陆战队拿着枪指着坐在小板凳上。
罗伊福卡和玛奥诺姆正在和他们聊天,萨拉诺姆正一脸警惕且茫然的看着工藤真。
十分震惊为啥自己妹妹会和一个素昧蒙面的人这么熟络,还特么叫他姐夫!
“综合现有情报,无论是反统合同盟还是统合军,都在寻找玛雅岛周边的一个原始文化遗迹。”阿伊莎舰长在会议室里用激光笔指着写满了已知情报的白板。
“现在,根据玛雅岛口口相传的传说,还有本舰探测到的PCS反应,只能确定遗迹在星球的另一个半球,就是那个遍布原始文化遗迹的半球。”
“不久前飞鸟号起飞的QF-2000无人机在侦查作业中被未知的地面火力击落。”
“初步判断那边遗迹有尚在运作的自动防御系统。”
“在玛雅岛已经全面撤离,反统合同盟的航空战力基本被打光的现在,本舰决定前往东半球,原始文明遗迹群进行探索作业。”
“但是考虑到本舰航空战斗力不足的问题,本舰将在航行过程中对VF-0进行改造升级。”
浴血暗蝶 cindy1ing
“根据本舰整备长的预计,应该能提升到VF-25早期型号的性能水平。虽然性能不高,但是起码能和敌军主力的VF-171对抗了。”
“另外……谁能告诉我那三个叛逃的反统合同盟驾驶员是怎么回事?”
“………”
“……不认识的天花板呢……”里昂・榊在QUARTER的医务室里悠悠转醒。
“你醒了?知道自己是谁吗?”
“……SMS所属,里昂・榊……”
“舰桥,这里是医务室,SMS的那个VF-25驾驶员醒了,对的,记忆看起来没问题。知道自己是谁。”护士歪头夹着电话,手上拿着平板电脑录入着诊断。“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我记得……有一群狗日的新统合军在攻击我……啊对了……还有一台菜的抠脚的VF-29…”
“记忆连续性没有问题。”护士从旁边拿过来扫描仪。给里昂・榊全身扫了一遍。“你身上的伤势都已经愈合,但是你已经躺了接近48小时,所以在3小时内会觉得很饿,约8小时内会觉得浑身酸痛。这都是正常现象。”
“谢谢…等等,我在哪里?”
“SMS,惑星衔尾蛇支社母舰MACROSS QUARTER上。”
“衔尾蛇星……对了我最初的任务就是给第37移民舰团进行行星侦察来着,侦察目标就是衔尾蛇星!那么这就是衔尾蛇星?”里昂・榊猛的坐起来。“啊!疼疼疼疼疼疼…”
“悠着点,你已经整整48小时没有用你的肌肉了,肯定会疼的。”护士悠然的欣赏完里昂・榊的颜艺表演后慢悠悠的说道。“但是很不幸,本舰在从伊甸回来的时候迷航了,现在所在不明。”
“诶罗德?”里昂・榊扭头发现隔壁床上还有一个按照精神病人的捆绑方式捆在床上的人。
“认识?”护士温柔的微笑逐渐消失,手臂肌肉隐隐鼓起,随手摸了一把水果刀,反握在手里。
“嗯……五年前,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在我妹妹去世后,我们两个再也没见过。
后来听说他加入了新统合军的特殊部队来着?为啥他会在这里?”
“他是被俘虏的反统合同盟的驾驶员。看来,他的身份比较复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