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676章 遠親上門展示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大军远拔,皇帝大丧,似乎带走了大玄帝都的精气神,使得整座京师,变得凄清而苍冷。
情诗
这份凄清,直到数日之后京城的一些门第开始发丧、送葬才得到一丝改变。
前番的动乱,死了许许多多的人。
那些入罪的人便罢了,而其他英勇牺牲,或者无故遭祸的人家,之前是碍于皇帝的丧礼,不敢冲撞而密不敢发。如今皇帝的灵柩离开京城,他们怎么也要为家人办一办后事的。
于是,偌大的京城街巷,城内城外,每日都会出现一批又一批的黄泉送行队伍。
他们皆身穿粗布白衣,一路锣声与唢呐齐鸣。
若非他们整体看起来杂乱无章,其声势几乎都能与之前景泰帝大殓礼之日时相比了。
贾家,也趁着这个时间赶忙办理贾赦的丧事。
其实贾琏真的没有故意哭穷,荣国府东跨院在贾赦的治理下,真的是海枯河干了。
总共就剩下没几万两的直接财产,还因为之前害怕抄家悄悄埋在后院里,后来被王熙凤主仆给兜了底。
如此一来,贾赦留给贾琏的,除了一座华丽的半大不小的院子,以及很多二手的古玩器具和姨娘之外,就真的没什么了。
贾琏一心想要给贾赦把丧事办的风光一点,也是为了让家族看出他的孝心,将来好更顺理成章的继承贾赦的爵位。
所以,为了筹得花销,他才冒险打上了当初他从林家带回来的那笔银子的主意。
但是后来听说那晚贾宝玉当着一家人的面,让贾母把那笔银子和其他资产作为黛玉的嫁妆,做好交还给黛玉的准备之后,他背心可是冒了好一股冷汗。
他以为,贾宝玉正是因为知道他的事情,才那么做的。
好在贾宝玉给大行皇帝送殡去了,据说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回来,他才放心不少。
然后自然不敢再打那笔银子半分的主意,转而去纠缠王熙凤。
他偶然得知,王熙凤有钱!
但是王熙凤是何人,他在其手中自然占不到任何便宜,最后动静闹大了,还是贾母出面拿了两万两银子出来,此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有了银子,贾琏倒也不含糊,应合着京中的办丧潮流,又花了半个来月,总算是把贾赦的丧事给了结……
在为贾赦办理丧事的期间,有一件事特别牵引了贾琏的精力,甚至一度差点连丧事都给耽误了。
他万万没想到,邢家,就是他那个人嫌狗憎的后母邢夫人家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位人物!
他原来只知道,邢家除了邢夫人之外,就只邢夫人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其中邢夫人的弟弟他是熟识的,名字叫做邢德全,二十多岁还没有成亲,却最是个贪酒好色的脓包之徒,时常到家里来找邢夫人这个长姐要银子使。
知道的人,都叫他“傻大舅”。
原来,邢夫人除了这个亲弟弟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异母同胞的哥哥。
有个哥哥便罢了,竟还有那样一个出类拔萃,令人见之忘俗的侄女……
没错,就在为贾赦办丧的时候,邢夫人的哥哥邢忠,带着妻子和女儿来投奔邢夫人。
邢忠的女儿,也就是邢夫人的侄女儿,名字叫做邢岫烟。
极为清丽出众的一个女孩子。
贾琏也是见过不少美人的,但是这个表妹,他觉得极为不同。具体有什么,他却形容不出来。
贾琏和一般好色的男人一样,见猎心喜,主动帮邢夫人安置这远道而来的邢家人。
为了讨好,甚至还主动去与贾母讲,说是邢夫人纵有万般不是,但是贾赦的丧事,还该让她出面一下,如此家族中别的人才不会起疑。
他的建议也得到了贾母的认同……
就这样讨好,邢忠夫妇自然是对他颇为满意,但是他却发现,这个出身贫寒的表妹,性子却着实有些出尘和淡然,对他的殷切颇有种石子入湖却水波不兴的感觉。
贾琏是纵情欢场的人,对女子也算是有一些了解。
他看得出来,邢岫烟的做派,确实不是故作清高,她也没有一般女子都有的爱慕虚荣。
如此一来,贾琏慢慢就失去了信心与兴趣。
贾琏是个务实的人,他其实最喜欢两种女人,一种是温柔似水的,另一种是性中带骚甚至是淫的女人。
大宋的智慧 贺坚强
前者可以令他男子气概暴增,后者能带给他更愉悦的享受。
但是根据丧礼期间的接触下来,贾琏知道,这个叫做岫烟的表妹,和王熙凤一样,都不是他可以拿得下的女子类型。
贾琏虽然好色,品性却还端正。
他看上的女人,一则以俊美的外貌相吸,二则以身份与财物勾引,从无强迫或者阴谋构陷得来。
见邢岫烟安贫乐业,守正至极,知她是个正经良家女孩,倒也息了沾染之心。
此时东跨院一个普通的厢房之中,远道而来的邢忠夫妇正坐在桌前谈话,时而发出阵阵叹息。
在他们身后的柜几旁,其女岫烟则安安静静的给她们斟了热茶过来。
一时刑母抱怨道:“早前你还说什么你妹妹是一品诰命,是京城国公府的当家太太,只要咱们到了京城,她随便帮衬帮衬,就少不了咱们的荣华富贵,所以我们才不远千里的来了。
如今怎么样,你那妹妹可理你也不理?就这么个下榻的地方,还是人家琏二给咱们安排的……”
邢忠似乎觉得脸上有些过不去,立马斥道:“胡吣!琏二是我妹子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那也是嫡子!他能帮咱,难道不是看在我妹子的份上?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的嫡亲舅舅……”
邢母也不和他争执,只哭兮兮的道:“看吧,如今咱们虽然暂时住在这里,但是我们的盘缠和积蓄已然所剩无几。我们又在京城半分家业和田产都没有,照这样下去,迟早也是个死……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待在苏州,勤勤恳恳做活,多少还能有口饭吃……”
见此,邢忠也长叹了一口气:“我怎么知道好好的,她就放着国公府太太不做,跑去出家了呢?”
“出家?我看倒是未必,只怕是被他们家给监禁起来才是。不然怎么刚刚这边老爷的丧事一毕,就赶忙把她送回庵里去了?
难道你忘了,咱们第一次去庵堂里见她,那主持还不让我们见呢,还有两个豪横的婆子在她院里,名为照顾,实则是看管才对。
偏她自己还装作出尘绝世的得道尼姑模样,却吝啬的什么似的,装给谁瞧呢?
我看啊,连琏二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刑母喋喋不休的道,邢忠听了也无法反驳,只能感慨时运不济。
忽见给他们倒茶之后就侍立在后头的女儿,邢忠忽商量道:“我看琏二人还不错,生的一表人才,身份又贵重,看起来对岫烟也有意,不如就将岫烟许给他吧,如此咱们一家在京城也就有了根基和依靠。”
刑母则迟疑道:“可是,琏二不是娶妻了么……”
“糊涂,我难道不知道他娶妻了?可惜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怪我们没本事,否则以咱们家岫烟的模样,哪里至于流落到给人为妾的地步。
可是,岫烟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照咱们家现在的条件,哪个好人家看的上?
难道你舍得把女儿也嫁给那起连家里都时常揭不开锅的泥腿子,将来和咱们一样受苦么?”
刑母闻言,则看向女儿,却见女儿不知何时已经哭成了泪人一样。
刑母连忙起身,扶着她关切的问道:“乖女儿,怎么了?可是听了你爹的话,心里不愿意?
傻孩子,咱们这不是还在商量,还没决定呢……”
邢岫烟哭道:“爹,娘,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吃苦,我可以不嫁人的,我愿意一直陪在你们身边,照顾伺候你们……”
刑母是过来人,自然立马明白,女儿确实是不愿意为妾。
于是便看向邢忠。
邢忠面上也有一些愧色,不过在刑母看过去的时候,却立马正色道:“胡闹,女儿家长大了哪有不嫁人的?再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有我们做主,哪有你想如何便如何的?”
邢岫烟也就不再多言,只是哭的利害。
她知道邢忠的为人,在家中向来说一不二,无人敢忤逆其意。又不通情理,说也无益。
刑母见此,连忙劝道:“好了,咱们刚刚到京城,万事不熟,就算咱们愿意,还不知道贾家同不同意。咱们这么好的闺女,岂有上赶着给人做妾的道理?
你也不用急,若是实在无法,到了至极为难之际,大不了咱们还回苏州便是了。岂能叫闺女受这等委屈?”
刑母一面说,一面安慰乖女。
“哼,这算是委屈?别的人想委屈还不得呢!
不过你说的也是,这种事,自然要好好谋划才行,咱们刚到京城还不知道他们家里的情况,不能轻举妄动……”
邢忠神色沉思下来。
其实他之所以决定来京,一则是确实在苏州难以维持生计,二来也是见女儿长大,越发生的标致,故起了攀龙附凤之心。
天下权势富贵最多的地方,自然就是京城。
贾琏虽然符合他的标准,但毕竟早已娶妻。让女儿为其妾,他还有些犹豫,不敢贸然下注。毕竟赌注可只有一次。
正在邢忠夫妇为后事百般发愁谋算的时候,门外传来叩门声。
“邢大爷、邢大娘,琏二爷叫你们过那边府里去,咱们家老太太要见你们!”
邢忠来到门口,听见贾琏的小厮这般介绍说,忙问:“老太太因何要见我们?”
邢忠来到贾家有了一些时日,对贾家的主要人口有了个大致的了解,知道贾母乃是贾家的尊者,因此有些紧张。
小厮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家老太太好客,你们是咱们家大太太的亲戚,那就是我们家的亲戚,这么不远千里的来了,老太太自然要见见的。”
邢忠听了,暗道这是个机会,连忙与那小厮说了几句好话,然后回身让邢岫烟母女二人收拾一番,方一起到荣国府来。
荣国府,荣庆堂内已经是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场面。
贾宝玉和王夫人皆去皇陵给大行皇帝守灵去了,贾家这段日子也一直在忙贾赦的丧事,气氛一直较为冷清压抑。
今日她忽然闻得李纨的寡婶带着女儿来看李纨,她留了心。
一问之下,才知道不单是李家来了人,这阵子,家里居然来了好几股远道而来的亲戚!
她连忙让都请来瞧瞧。
最先到荣庆堂的是李纨的寡婶外加两个堂妹,那李婶娘还罢,偏是她的两个闺女,清清秀秀,极有灵气,一下子就入了贾母的眼。
然后薛姨妈也带着从南京来的侄儿薛蝌和侄女薛宝琴过来。
这一下,贾母更是没忍住拿起自己的老花眼镜,仔细的把薛家兄妹两个好好瞧了一回,然后便不由对薛姨妈道:“听说姨太太家的这两个孩子十多日之前就到京了,怎么姨太太都不带他们过来我瞧瞧?今儿我要是不叫你们,怕是也瞧不见这样模样好的孩子了!真的是,都生的这样好……难得……”
贾母可是活了七十多岁的老封君,见过了何等数量的各家晚辈?
能让她接连发出这样的感叹,可见薛家这对兄妹的绝对不平常之处。
周围侍立的贾家丫鬟仆妇们,也纷纷附和贾母的话,发出各种赞美声。
薛姨妈则笑回:“原本早就想领他们过来让老太太见见,顺道听听老太太的教诲,只是之前贵府上事多忙乱,不敢拿这等小事叨扰老太太。
今儿原本正打算带他们过来给老太太请安,没想到就先得到了老太太的命令了,呵呵呵。”
薛蝌和薛宝琴确实是十多日之前便到了京城的,不过当时贾家正忙着送贾赦的灵柩出殡。
薛姨妈是极会处事的,自然知道那个时候带人上门不是好时机,所以就让薛蝌兄妹在家里待了十多日,准备等贾赦丧事过去,贾母的心情好些之后再引见更好。
贾母自然明白其中缘由,笑了笑道:“姨太太就是太见外了,都是至亲,又是年轻小辈哪有那么多讲究?
说来姨太太不要见笑,我就喜欢这样模样生的好的晚辈,姨太太家这两个孩子,极是入了我的眼了。
嗯……叫她们姐妹们都出来见见远客吧,都是一家子的亲戚。”
重生异世绒毛球
薛蝌虽然是外男,但是贾母见他年纪尚轻,且模样、气质都为上乘,心里喜欢,也就不为避讳了。
让家里的晚辈相互认识,正所谓通家之好。
于是,迎春、黛玉等人都从屏风后头出来,在宝钗的指引下,双方纷纷见了礼。
其间贾母等人见薛蝌在见礼之时,神色清正,目不斜视,言谈举止,皆极为有礼有节,更是心中赞赏。
又见薛蝌、薛宝琴居然和李家人认识,贾母好奇一问,方知道原来他们两家居然是在来时的路上便碰见了,因为两家都沾着亲,便结伴入的京城。
那李家人原本入京就是窜亲的,同样因为知道贾家在办丧事,所以才等到今日方上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