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684精华都市异能 重生之阪道之詩 ptt-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推薦-2khvo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作为乃木坂的中心成员,在音乐剧等舞台上也大放异彩活跃着的生田绘梨花。前年在「悲惨世界」(5-10月)中出演珂赛特一角。另外,同年年末也个人出演了MTV不插电。如本人所说‘这是让我超越自己本有的高度的一年’。那么对于她来说2018年到底是怎样的一年呢。
虽然一直以来能满足的事情几乎没有,但和以前比起来,能感觉到变得一边脚踏实地一边继续努力前进。虽然挑战心完全没有变,但这时候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就会变得脚下不稳,也有心情浮躁的瞬间。现在虽然还完全不能称得上从容,一旦‘已经可能不行拉’这种想法出现的时候自己就会试着改变思考方式,或者试着去依靠别人。所谓‘依靠;除了是接受建议之外,还会和工作完全没有关系的成员玩闹,给自己的内心放松,即使全神贯注在做某事也能在某处发散压力,自己就会觉得渐渐的变得有柔软性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举个例子,芭蕾的屈膝也是重要的准备动作对吧。所以,为了能顺利地跳起来和踮起脚尖,准备的时间必不可少,现在能够自我意识到要这样。这可能是经过了七年的积累才察觉到。自己最初的时候绝对做不到,即使现在也是做不成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的人,但仍会深深的认识到积累的时间果然是很重要的。最近有很多成员相继毕业,‘毕业’也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事情。在这种关头上,一边想着‘今年也能坚持到现在真是太好了’一边继续着在乃木坂46的工作。
敢于尝试颠覆形象
在去年5月到6月上演的舞台剧‘莫扎特!’种,尽全力挑战了至今未曾出演过的恶妻角色‘康斯坦泽’,在舞台剧开始之前,生田对自己说‘正因是在自己演技中所没有的角色,这才是巨大的难关’,结束之后现在生田又有什么感想呢
在舞台剧期间常常全力以赴。但是,舞台剧结束后的现在,感觉到因为挑战了康斯坦泽所以唱歌方式也能有各种变化,表现方式也变得多样化。
正因如此,虽然我的形象一直是挺端正不阿的,因为这个原因常常被人认为是正统派。所以,反而要敢于打破自己形象,尝试吊儿郎当的路线。在此之前,靠近别人内心的方法都是一边从某个地方牵针引线一边进行交流,但是作为康斯坦泽是否也能尝试一下直接跨出第一步呢。这在舞台之外也尝试着,首先自己从外形等看得到的东西开始着手。然后就是内心—–思考着康斯坦泽为什么会做那些别人看起来并不好的事情,这时候‘自己也试过这么想吗’,尝试着将感受加在此之上。
虽然演戏是不怎么能客观看待的东西,例如回到乃木坂46的工作,进行摄影工作时会被夸奖‘这个表情迄今为止没见过啊’,在‘莫扎特’结束之后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变得非常成熟了呢’。康斯坦泽是一个比自己实际年龄大很多,被称之为恶妻的角色。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基本是表演不出来的。我从前辈那里请教到的道理是:‘正视心中更深处的自己,与角色在某处连结。’经此结果,感觉到自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所以,回到乃木坂46的活动后,被说印象改变了呢这件事是最让自己感觉到成长的体现。
这样的成长,也影响了自己的歌声
我饰演康斯坦泽的时候,因为这是一个很有力量的角色,所以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低沉。觉得这样做就能靠近自己心中的康斯坦泽吧,但是回到乃木坂46的时候,本来可爱风格的曲子用明快的声音唱就可以了,不知道为什么也会用康斯坦泽的声音唱。我想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如果这样得到认可的话,就会完全变得只会这样做了,于是,自己的嗓音不自然地变低沉了,有点不适合(笑)。
豪门重生之首富帝冷妻
这件事并不是谁告诉我的,而是后来看视频、听录音时自己注意到的。从那之后我开始一点点改变自己,例如“唱这首曲子最好不要被音乐剧影响到”,也渐渐享受起这样做了。
家 有 刁 夫
就像在技术性的部分有意识地加以改变,在音乐剧活动的时候和在乃木坂46活动的时候,也是切换着意识面对的吗?
是这样的。但是与其说是自己切换,倒不如说是在场的人们帮我切换了吧。虽然自己也可能会在无意识中切换,但我认为按下那个开关的是在现场的人们吧。
例如:在乃木坂46的话是(秋元)真夏啦,阿松(松村沙友理)啦,麻衣样(白石麻衣)啦。她们是我回到乃木坂46感到自己“能量不足”的时候,不知不觉会去缠着的伙伴们啊。感觉到自己回来了的同时,也稍微补充一下能量(笑)。
目标每天都在变化
以今年1月的《娜塔莎·皮埃尔和1812年的大彗星》为起始,已经连续确定出演三部音乐剧了。现在,对她来说原动力是什么?
经常想着“我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永远不要忘记上进心。特别是在音乐剧的世界里,我是才第2、3年的新人,周围有很多做了几十年的厉害的前辈。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目标,才会鼓舞自己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
当然根据情况目标也会有变化。虽然是很小的事情,例如对女性高音来说,用天生的嗓子能发出的声音是高音xi和do,这是最初的目标。渐渐变得能发出来的话,下次还想用那个音程更加强有力地发出来。然后稍稍加强了力度的话,下次就想要让颤音更加稳定,等等,目标是没有尽头的。
但要想提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也会绕远路。我原本的音质是高而细的,但是想要拓宽自己的音域,所以有意识地练习浑厚和悠长的感觉。结果有一段时间,因为我太在意低音,声音变得有些含糊不清。因为在舞台上“乓!”这样能穿透人心的声音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终于意识到了想要让声音更低沉,不仅仅要在低音处努力,也要在高音处努力。
最近,有位歌唱得好的人指导我,唱歌不仅仅是努力去扩展高低的幅度,还要讲究“前后的幅度”。虽然还没有理解这一点,但是我觉得唱歌是非常深奥的。要在反复尝试的过程中,深入自己的感情,希望可以长久地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