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丹武毒尊 ptt-第兩千八百六十七章 起山分享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明珠公主望了一眼,旋即颔首,道:“一路小心,若是有什么变故,我会在第一时间赶来的。”
现在的阴焰界也可谓是风平浪静,再加之落焰山陆陆续续也开始有了动作,故此不少的矛盾都落在了他们身上。
如今落焰山的风评也可谓是急转直下,因为他们开始迅速扩张,甚至大有将整个阴焰界都收入囊中的姿态,故此许多势力都开始恐慌。
他们都害怕被吞并,亦或是不想臣服,但却没有胆量和落焰山正面硬钢,故此也就只能搞搞小动作,用舆论来迫使落焰山终止他们表露出来的野心。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落焰山既然要这么做,恐怕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一些流言蜚语,那是完全不在乎的。
若是因为风评就终止他们的大计,那岂不是如同儿戏一般?
反正现在的阴焰界非常不安生,但是大家都忙于内部对抗,对于那根本无法较量的外人,则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
毕竟,想要和萧扬他们抗衡,那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萧扬颔首,道:“我去去就回,用不了多长的时间。”
旋即,萧扬转身便就向怒河方向而去。
至于落焰山中所进行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关心,有着明珠公主坐镇,平尘生就算有着再多的不快,恐怕也能控制自己。
再者平尘生也掂量的清楚局势,他就算有着想法,也是不敢实施的。
平尘生很看重自家宗门,他如果脑子一热的话,恐怕最后的结果,便是落焰山被萧扬直接炼化,成为他的法器。
而他们宗门的弟子虽然不至于死绝,恐怕大多数大能都会因此丧命,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的阴焰界就算有着再多的怨言、怒气,恐怕也不敢发作出来。
至少,他们不敢对强者出手。
他们私底下或许会痛骂一番,但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恐怕就会直接跪地求饶。人性向来都是如此,事情没有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一个个的都表现得一副俱往矣的姿态。
但是当事情落在他们头上之时,一个个的不论什么面目都会漏出来。
如果只是开始的时候,他们或许还有着心情赴死。但是到了现在,恐怕也没人敢这么想了。
摩家和集火盟的覆灭,也算得上将他们阴焰界的脊梁骨都给直接打断了!
熱門都市小说 丹武毒尊 起點-第兩千八百六十七章 起山
这一路南去,萧扬也的确没有遭受到任何的阻难,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些不同之处。
现在许多势力都已经偃旗息鼓,甚至还刻意隐藏,根本就不敢施展出任何的威胁来。
落焰山那边,平尘生也依旧在平心静气的进行着讨价还价。
四界联盟要的东西,以他们落焰山的家底,还当真是拿不出来的。所以,不论如何,他都觉得自己可以去争取一下。
少损失一些,那便就是好事儿。
若是损失的多了,甚至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以后的收益再大,但是眼下却出现断层的话,那就非常的糟糕。
不久后,萧扬便就来到了怒河。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丹武毒尊 線上看-第兩千八百六十七章 起山展示
他看着那高耸入云的飞云山,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意来。
当初的怒河那是何等的神气且不可一世,结果却被直接镇压,动弹不得。
精品小說 丹武毒尊笔趣-第兩千八百六十七章 起山閲讀
怒河似乎也感受到了萧扬的到来,顿时河水变得汹涌不已,如同远古巨兽发怒一般,激荡不止。
甚至就连飞云山,都有些颤动。
萧扬之所以对怒河青睐有加,还是因为这条河流孕育出了灵智来。
凡是能够孕育出灵智的山川河流,那都是不简单的。
看着还在闹腾的怒河,萧扬的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虽然怒河自从阴焰界开天辟地以来便就存在,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但是它的心性也依旧如同小孩子一般。
“看来你还是很不服气啊。”萧扬淡然一笑,道。
同时萧扬也瞥了一眼四周,发现摩家大院那边已经人去楼空。
但是那边的建筑却不是那般的完善,显然是他们走了之后,有些人过来洗劫过了。
毕竟,摩家家大业大,其中典藏底蕴更是不少,其中有着许多机缘更是诱人,很多修士自然都想要前来分一杯羹的。
既然有着大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若是能够再得到一部上等功法,说不得以后还有着机会开宗立派。
若是能够得到什么珍贵的宝贝,也能让战力增强不少。
“有本事放我出来,你入怒河再大战一场!”怒河之灵十分不爽地说道。
这段时间里面的镇压,也并没有让怒河感受到任何悔恨,亦或是想要臣服的情绪。反倒是怒气越来越重,似乎恨不得将这个外界人直接挫骨扬灰才算是解恨。
但是奈何怒河就算有着再多的不满和不悦,却也没有任何法子。
那飞云山精准无误的压住了它,让其用尽了法子,都不能将其挪开,甚至是脱身而出。
山水相依,同样也相生相克。
看着那激荡不止的河水,萧扬也有些无可奈何的摇头。
看来想要将怒河炼化,不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接下来,还会耗费不少的心神。
“既然你不服,还想要再打一场,那么我们打便是,又有何妨。”萧扬笑着说道。
既然镇压无法让其臣服,那么就不妨继续打下去,打的这个家伙彻底服软便是。
“好啊!再打一场!”怒河之灵无比激动地说道。
此刻,怒河之灵也非常的期待,被镇压的这段时间里面,它一直都觉得非常不舒服。
以前它想要去哪儿便就去那儿,整个怒河都是它的地界,无忧无虑。
再加之怒河被飞云山截断,大体气运更是被切成两截,这让怒河的元气也开始有些损伤。
如果被镇压的久了,怒河说不得还当真会成为两段河流。
萧扬微微眯眼,看着那激荡的河水也笑着颔首。
旋即,他抬手施法,喝斥一声,道:“起!”
顿时,那飞云山便就直接飞起,那原本断成两截河流的怒河,再度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