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g41c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第三百五十五章 三尸歸位,三寶俱全熱推-kqj9y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蓬莱水仙
在虚道人既惊且怒的目光注视下,似是从岁月中走出的祖师遗骸一步迈出,觑天帝殿中层层叠叠的大阵如无物,凭虚临空,立在了玉皇山巅,直面那遮天蔽日的血色霞云。
在这个过程中,虚道人面上的怒色渐渐退去,反倒像是想起了什么,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虚重,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虚道人深思时,一道身影从山后飞出,落在他身边,正是玄天宗上一代门人,虚道人的师伯,守拙老道。
而他口中所唤的虚重,正是虚道人道号,虚道人幼时抓周单抓了一个“虚”字,而入玄天宗后又排在“虚”字辈,故得此名。不过世人为显尊敬,只唤其人为虚道人。
“回师伯,”虚道人沉声道,“方才我正在静室入定,忽然心中有感,今日似有大事发生。结果抬眼便见赤霞起自南荒,祖师遗骸莫名而动,便是眼下这副情形了。”
“你为何不阻止?”守拙言语中隐现怒意,但还是强压着性子道,“身为掌门,值此大变之际竟然袖手旁观?”
“不是师侄不阻止,”虚道人苦笑一声,“早在异变发生第一时间,弟子就沟通了光阴刀,准备借神兵之力对敌。”
“所以呢?”守拙看着玉皇山高空凭虚而立的祖师遗骸,与正在涌来的赤色霞光,眼中满是担忧。
“光阴刀并未回应,刀内神祇如同陷入了沉睡之中。”虚道人先是回答了守拙疑问,接着又道,“见是如此,弟子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宗门典籍中记载的那件。”
“你是说!”守拙闻言脸色一变,连忙转回头来,“你确定?”
“毕竟眼下情形,和典籍中所载已经对上了八九分,就剩下最后一部分……”
未待虚道人话语说毕,高空的祖师遗骸便再度有了动作,吸引着虚道人和守拙老道目光转去。
在玄天宗众多门人的注视下,玄天宗开派祖师遗骸双手张开,不动不摇地对着漫天而来的血色长霞迎了上去。
起自南荒,跨越大半个大晋的血光在无数有心人的注视下,径自落在了遗骸之上,像是为其挂上了一件赤色的长披。
随着血光一阵变幻,漫天血色悉数落下,汇聚成一道鲜艳无比的血河,披在玄天宗祖师遗骸之上,与其人身上原本红衣难分彼此。
“莫非,那件事是真的?”
见此情景,虚道人和守拙道人异口同声地喃喃道,令玄天宗诸多后面赶来的长老和外景强者若有所思,似乎想起了同一件事。
“遍染河山一片红……莫非当真是本宗祖师要于今日归来?”
玄天宗众人私下的低语中,充满了期待与怀疑。
而在高空之上,随着血河一阵翻涌,玄天宗祖师的双目陡然睁开,身上四万八千个毛孔齐齐发力,将周围血河如长鲸吸水般尽数吞没下去,化作身中血管内澎湃的浪涛。
随着这道血海注入,玄天宗开派祖师,或者说余元体内蕴藏的一点生机陡然萌发,以高涨之势遍及全身,其内沉睡已久的那道意识也鲜活起来,转瞬之间就明悟了当前情形。
“已经到当前节点了吗?不亏我借光阴刀之力,自封真实界时光长河之外,自中古落幕一直沉睡至今。”
半推半就地当上玄天宗创派祖师的余元轻叹一声,旋即低头看向了下方山巅。
对着那群惊喜和担忧混杂的玄天宗门人微微点头,余元将视线挪到了天帝殿后殿,目光透过禁制、建筑,看到了天帝雕像下的那口波光粼粼长刀。
“若按本尊计划,怕是还得借光阴刀一用。眼下也可借此一窥,看看道德师伯和天帝究竟达成了默契没有。”
心思转定,余元探出右手,抓向下方天帝殿,口中轻喝一声:
“刀来!”
话音刚落,一口如岁月凝就的波光内敛的古拙长刀就出现在余元手中,被他严丝合缝地握住,并发出一声清越的嗡鸣刀吟。
中间的一段过程,仿佛被剪去了一样。
见高空之上祖师归来,只是轻喝一声门中传承神兵就出现在其人手中,虚道人和守拙等人对余元身份再无疑虑,恭敬下拜道:
“玄天宗后世弟子,恭迎祖师回归!”
动作不约而同,整齐划一,足见门风之森严。
神识探入手中长刀,余元却是眉毛轻挑,在其中感受到了一个同样古老沧桑、威严高渺,却绝不同于天帝之感的意识,对自己充满了友善,以及欢迎。
“天帝已从刀中离去了?这口绝世神兵竟然还能保留下来?所以果然是下定决心,学伏皇、昊天等彼岸者重头再来了?”
农门福妃 岚少
对于几位“天帝”相类的选择微微诧异一会,余元没有收刀入鞘,而是将光阴刀提在手里,对下方众人道:“尔等各归其位,吾去去便归。”
“尊祖师谕旨!”
在玄天宗众人恭送下,余元身合长刀,化作一道透明无形,唯有一点淡薄血色沉浮的刀光融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
灭运宇宙,太元天云海之中。
正在和姬飞晨论道的孟奇突然眉头一动,停下了话语。
“发生了何事?”
一身玄素二色长袍的姬飞晨见孟奇住嘴,不禁疑问道。
“突然想起一事,想问一下王师兄意见。”孟奇笑了一下,看向了不远处将金仙大战投影出来,供在场众人观赏的王珝。
“王师兄,过来一下!”孟奇先是招呼一声,见王珝走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道,“我万界通识符中接到消息,不久前真实界玄天宗发生异动,他们那坐化不知多少万年的开派祖师突然自寂灭中归来,这事王师兄可曾知晓?”
作为后世之人,且没有旁观余元在中古时代中行动的孟奇,对于玄天宗祖师名为余元并不觉奇怪,也没有联想到其人和王珝化身之间的关系。
但由于修习了道一印的缘故,他还是下意识觉得其中有些违和,并且直接找到了王珝发问。
面对孟奇疑惑,伪装成本尊的灵海道君微微一笑,颇显玩味道:
“不可说,不可说。”
说完不待孟奇追问,便一甩袖子走了开来,留给孟奇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而在云海之下,正有一枚舍利、一道血河相继到来,飞入了云海之中的某个神秘地带,融入了一具躯壳之中。
“不说就算了,一副装神弄鬼的模样是给谁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见王珝这副明显知道内情但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孟奇不由得吐槽了一句,悻悻地转回头去,却看见了姬飞晨走神的模样。
“老姬啊,你这是咋地了?”孟奇大大咧咧地问了一句,与其人如今形象颇为违和。
“只是感受了两道熟悉的气息,像是遇见了故人。”
姬飞晨回过神来,侧着身子看了一眼正在走远的王珝,随口回答道。
“哦,这里还有你熟人?”孟奇环视了一圈,“哪个?”
“不在场中,”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姬飞晨干脆利落道,“是我出身宇宙的两位故人,一位真传道君,一位散数大圣。”
“真传和散数?”
“不错,道君是异类得道,行走神道,后来与某位执掌天律的道尊有了干系,得了天主之封,神名陵阳。而大圣则是暗合仙道天命,以碧落道炁为本,有道尊之姿,与仙道教主交好,却不以真传自居。”
姬飞晨略略向着不知情的孟奇谈了几句,心中却满是疑惑。
“奇怪,王珝这厮好端端地把自家本尊和化身都拉过来干嘛?莫非有什么大动作?”
……
云海深处,一处玉台之上。
王珝来到这方最古宇宙前的肉身,经由混沌青莲子造化而出的天仙级真身正端坐其上,双目紧闭,没有半点气息。
就连法身之中的多元宇宙雏形,除了那些有生灵存在的天地之外,其他也已尽数陷入枯寂之中,像是要归于寂灭。
随着法海所化的清净舍利和余元化身的血河先后到来,这具肉身姿势一变,长身而起,立在玉台之上。
法海舍利滴溜溜一转,悬在了真身脑后,一道意识从中探出,正是王珝当初斩出法海化身时一并斩落的那一部分元神。
在这道意识主持下,余元所化血河不起波澜的融入了此身下丹田之中,代表着下尸归位。
很快,又有一道精纯无比的碧落道炁与一头玄鲸模样的神兽联袂而来,先后融入王珝膻中大穴与泥丸祖窍之中。
至此,王珝昔年修行三尸道法所斩的三尸神尽数归位,同时也代表着其人精气神三宝完满无缺。
泥丸宫为督脉印堂之处,乃元神所居,以陵阳这王珝神道化身入主其中,象征“神”之一面。
膻中穴为中丹田,乃宗气之所聚,由玉音这仙道化身,证了碧落果位的炼气最高成就之人入驻,最是合适不过。
而任脉关元穴,脐下三寸之处,为藏精之所,又名下丹田,正该余元这修行血河真水,对生机造化别有研究的下尸神坐镇其中,演绎属于王珝自身的三元大道。
三尊三尸神化身归位,法海舍利中所斩的元神也已回归,此时这具肉身中除了不见王珝本尊元神真灵外,便和一位传说之路走到尽头的至强天仙别无二处。
就连体内的多元宇宙雏形,也在诸多化身回归所带的力量冲击下,渐渐复苏过来,有向着真实多元宇宙晋升的势头。
“快了,”由部分元神所操纵的真身看了一眼太元天外,“石轩已然合道,寂灭已死,阿难、祖龙马上就要步其后尘。待到三位道祖陨落后,便是玉景道人超脱离开,五行道祖一步证造化。”
真身眼神淡漠,似乎在俯视本方宇宙的时光长河,排除那些不合心意的发展可能,选定自家心仪的未来。
“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等到孔极或者说孔宣成就造化之主后,我便可着手自证传说了。”
清净琉璃天之中,王珝面上含笑,与琉璃佛主对视一眼,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