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奶爸笔趣-第二百零一章 你們在質疑我兄弟?熱推

蓋世奶爸
小說推薦蓋世奶爸盖世奶爸
刘星垂脸色难看的又是打了几个电话,结果一样。
高长恭则是笑着嘲讽上前:“怎么,装不下去啦?”
“没钱你跟我要吆五喝六的喊半天,是觉得我这个外地人好欺负?”
刘星垂一肚子气,怒道:“有钱没钱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你最好闭嘴。”
说完看向那主持人:“我叫刘星垂,跟摘星楼的主人是好兄弟,麻烦带我去见一下他。”
恩?
主持人挑眉。
他在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
什么上流社会的人都见过。
像刘星垂这种不带脑子的,能认识摘星楼的主人?
不过也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笑道:“我们副会长有些忙,现在怕是没时间。”
“哈哈。”主持人不给刘星垂面子。
惹得旁边的高长恭哈哈大笑:“王家是吧,别装了,你跟拍卖会的事情你们可以慢慢算。”
“但是现在跟我的恩怨,得先了了。”
“跟我抬杠,现在你们王家,给老子跪下磕头认错,不然今天我弄死你们。”
“草。”刘星垂一个男人。
自然想着不能被一个外地人给欺负了。
压不住心中的怒火,狂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这里是九洲城,在这里轮不到你嚣张。”
“别以为带了两个保镖就可以嚣张了,信不信老子叫人弄死你?”
恩?
高长恭脸色凝下来:“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刘星垂接着怒吼:“我们王家现在跟月可集团合作,将来是一流世家。”
“我跟摘星楼的主人是好兄弟,他是今晚这里的负责人,所以,现在你最好给老子跪下磕头。”
“不然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晚你别想走出这九洲城。”
既翻脸,刘星垂自然是什么狠话都敢说。
然而在高长恭眼里,他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好一个王家,好一个摘星楼的主人啊。”
说着看向周围的人:“想必这里有认识我高长恭的人吧?”
“来,给他们王家介绍一下,我是谁。”
那些急着表现的人见来了几分。
纷纷起身冷笑看向刘星垂等人:“白痴,这是四海集团的大少爷,未来继承人。”
“你们王家算个什么东西啊?”
“也敢在高少爷面前装?”
“信不信不用高少爷出手,老子就能弄死你们。”
“四海集团是个什么东……”气头上的刘星垂不甘示弱,还要骂上几句。
王长河却是猛然起身。
啪。
一耳光甩在刘星垂脸上:“你个畜生,给我闭嘴。”
“爷爷,你干嘛?”刘星垂捂着脸满是委屈。
眼里溢出了愤怒。
暗道老子在给王家争面子,你下黑手打老子?
啪。
哪知王长河又是抬手一耳光:“我让你闭嘴,畜生。”
“你……”愤怒之余,刘星垂心中骂了一句老东西不讲武德。
可他们以后还得靠王家吃饭,也不敢动手打王长河。
只能一脸委屈,希望有个答案。
然而王长河无视了他,看向前面的高长恭:“高少爷,对不起,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冒犯了您。”
“还请高少爷高抬贵手,放我们王家一把。”
四海集团,南方霸主之一。
真的要收拾王家,月可集团也保不住。
所以王长河怂了。
冷静下来的刘星垂也是后背发凉。
四海集团在整个南方妇孺皆知。
他自然知道,这是他们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陪笑道:“对不起高少爷,是我瞎了眼。”
“高少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这样的效果让高长恭很满意。
不过没有放过王长河等人的意思。
冷笑道:“你们刚才的锐气呢?”
王长河等人不敢答应,只是脸色难看。
高长恭继续道:“你们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外地人?现在连说话的勇气都没了?”
“高……”王长河还想求个情。
高长恭却是脸色一冷:“想请求,晚了。”
“要求我,跪下来说。”
说着看王昭月:“还有,今天晚上,让这个女人陪我,不然,我灭了你们这狗屁王家。”
没人觉得高长恭在吹牛。
四海集团有这个实力。
王长河等人脸色更是难看,哀求道:“高少爷,误会,这都是误会。”
“是我们瞎了眼跟高少爷抢东西,这东西我们王家不争了,请高少爷给个机会。”
王长河终于明白为何高长恭一开口,全场没人继续加价。
心里暗道这些人缺德。
可这等求情在高长恭看来,一文不值。
继续冷笑道:“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现在,把这紫晶檀买下来,然后给老子跪下来道歉,还有,这个女人今晚陪我,少一样,我灭了你们王家。”
王长河等人脸色苍白。
面对高长恭,他们没有谈条件的资本。
围观之人此时也都想在高长恭面前表现一番,跟着嘲讽道:“你们王家要是没钱还敢跟高少爷抢东西。”
“那就是看不起高少爷,后果想好了吗?”
“小小一个王家,真是不知死活,快点买单吧,不然不用高少爷出手,我们都能弄死你们。”
王长河等人成了千夫所指。
可是两个亿,他们拿不出来。
只能看向刘星垂:“你惹的祸,你来解决,不然你自己出那两亿。”
刘星垂无语。
心中骂道你个老东西,刚才明明是你要面子加的去钱。
不过还是忍住,看向主持人道:“我这里有我兄弟的亲口承诺,全场两折。”
“所以,我们只需要给四千万就行了。”
主持人脸上出现了几分怒意:“刘先生是吧,我提醒你一句,在这里,你说话之前,最好先想清楚了再说。”
“不然后果很严重。”
“先不说你说的那个兄弟是不是我们副会长。”
“光是两折这个数字,绝不可能。”
刘星垂出不起这个钱,只能等那个兄弟出来,怒道:“你们这是在质疑我兄弟?”
主持人冷声上前:“你真认识我们副会长?”
“废话。”刘星垂愤怒的拿出手机,把之前的记录都给主持人看了一遍。
接着沉声道:“现在你还怀疑吗?”
“我兄弟要面子,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