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azp精华都市言情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笔趣-第九十五章 談崩了??推薦-lnb1t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差点被陈穆一拳送走,多弗朗明哥此刻的内心世界,充斥着无边的死亡气息,眼前更是漆黑一片。
这家伙,想杀了我……
一想到自己刚才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明哥就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大脑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而我们的另一位当事人,陈穆陈先生呢,反倒是一脸怨气的看着明哥。
就仿佛,刚才要是没收住,真把他打死了的话,反而是对方的不是。
看着陈穆那副‘委屈’的样子,在一旁观战的德索罗,直接被气乐了。
喂喂喂,你这什么表情啊,刚才是你差点把别人打死好吗。
还有,你看看,你把天夜叉都吓成什么样了……德索罗在心底疯狂diss着某人。
一时间,气氛悄然陷入了死寂之中…
整个室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而在这风平浪静之下,几人心中的暗流,则是十分的‘汹涌’。
就比如。
德索罗内心的想法,是这样的…
我要是不还那一百亿,是不是就多一个免费的顶级打手了。不行不行,这家伙太暴力,很有可能会直接杀了我,然后再抢走我的钱,这个风险太大了,我得再想想别的办法…
(这是一个不想给马儿吃草,又想让马儿跑的家伙。)
而多弗朗明哥,则依旧惊魂未定的样子…
这家伙,刚才是想杀了我吧,是的,他肯定是想直接干掉我。我绝不相信,有人能承受住那样可怕的一拳…
把两位黑暗世界‘大佬’震住的陈穆,则是背对着二人,嘴中不停念叨着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词汇
像是一些什么‘比利误我啊’之类的奇怪词汇。
很显然,他的思想境界,已经彻底跳出这个世界了。
甚至,他脑海中的那些奇怪画面,就连作者也无法描述出来(滑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人之中,最先清醒过来的,反而是刚在鬼门关前逛了一圈的多弗朗·明哥。
“混蛋,你刚才差点杀了我!!”明哥一脸‘狰狞’对着陈穆咆哮道。
“呃…这,这是个意外。”陈穆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大光头。
就在这时,德索罗那故作沉稳的咳嗽声,直接传入两人耳中。
“你咳啥/你要死?”陈穆和明哥同时转头,看向了正捂嘴‘狂咳’的德索罗。
好家伙,我好心想缓解一下气氛,结果你俩把我当吃鱼给殃及了?……德索罗面部肌肉抽搐,呼吸都被气得粗重起来。
“去死吧!你们这两个混蛋!!”恼羞成怒的德索罗,对着两人咆哮一声。
然后,话音一落,德索罗毫不犹豫的直接开干。
双臂前探的他,屈掌成爪,掌心冒出阵阵细密的蓝色电光。同时,手指上的金戒指,直接化为流状,朝着二人的方向狂扑而去。
“滋滋…”德索罗掌中的电流愈加狂躁。
与此同时,掌中的细密电光脱手而出,瞬息就追上了那几股黄金液体,伴随着阵阵微弱的电流音,直接将将黄金流液汇聚组合成了两条金色的长鞭。
在那黄金长鞭的急速挥舞下,急速的破空声迅速响起,直奔二人的脑袋甩去。
刹那间,‘砰、砰!’,两道硬物相撞的声音响起。
陈穆眨了眨眼睛,看着那一击即退的金色长鞭,愣愣的在原地出声。
而他那光溜溜的脑袋上,却是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红印。
“嘶…卧槽,被玩意儿抽一下,居然还有点疼。”陈穆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揉着那即将消失的伤痕。
而明哥,则是一脸冷酷的抬起了左手,在武装色的覆盖,一把抓住了那半液化的黄金长鞭。
“哼!”明哥冷哼一声,轻蔑的撇了德索罗一眼。
然后,将黄金长鞭往旁边一甩,食指抬起,指向了德索罗。
「弹线」
‘嗖’的一声,一抹由近百根细线交织出的白色光束,瞬间射向了德索罗。
眼见这两位地下世界的‘大人物’即将内讧,陈穆顿时来了兴趣。
好家伙,旧恨添新仇,真tm刺激……陈穆两眼放光的盯着二人,心里无比期待。
期待着这两个觉醒了果实的‘坏家伙’,赶紧打起来。
毕竟,德索罗的金金果实,可是直接从明哥的拍卖场中抢来的。
起初,明哥只是想用这颗果实吸引客人,并没有真正想卖出去。
也正是因为他这个举动,从而造就出了黄金帝德索罗。
直到三年后,明哥才知道当初抢劫他拍卖场的人,原来就是这个家伙。但可惜的是,德索罗那时候的战斗力已经成型。
斟酌了一番后,明哥放弃了击杀这个狂徒的念头,选择让这个家伙成为他的商业伙伴之一…
而另一边,早就退出两人战场的陈穆,则是老老实实蹲在一旁,怀里抱着一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爆米花,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二人。
“哼,你早就想动手了吧,多弗朗吗明哥!”德索罗也不退让,眼底燃烧起惊人的战意。
听到德索罗的话,明哥不屑的勾了勾嘴角,然后慢慢将手指放了下来,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陈穆。
“来吧,先把我们之间的交易做完。”明哥对着陈穆摊了摊手。
然后,对着陈穆偏了偏头,示意他坐回去,继续刚才的交易。
看明哥好整以暇的坐回单人沙发,陈穆无趣的撇了撇嘴,将爆米花一扔,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路过德索罗的时候,还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居然能伤到我,年轻人,你还是很有前途的嘛,以后多多努力。”
说完,还顺势看了看德索罗面前那长桌上的苹果,眉头一挑,暗暗疑惑道…….金色的苹果??
听着陈穆的‘褒奖’,德索罗脸部肌肉一抽,撇了眼那几乎快要淡去的抽痕,心中吐槽道:
你这也就伤?我要是再发现的迟一点,怕是连痕迹都看不到了吧,可恶的家伙…你给我等着。
听着陈穆那淡淡的嘲讽,坐在沙发上的明哥,轻笑一声,自语道:“嘿嘿,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而陈穆,也是在德索罗‘恨恨’的目光下,自顾走向了明哥对面的沙发。
然后,将白色披风一掀,就这么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语气沉稳的道:“来吧,继续刚才的交易。”
同时,还在心中补充了一句:“你要是敢在交易中提到P和Y,我就杀了你…”
看着一脸正经的陈穆,多弗朗明哥‘狰狞’的笑了笑,缓缓摊开双手,道:“你有两个选择…”
“一,给我想要的血液。”
“二,做我属下,我免费给提供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听到第二条选项,陈穆还没来得及嘲讽,倒是一旁的德索罗,率先发飙了。
“你在做梦,多弗朗明哥!”
德索罗咬牙切齿的看着多弗朗明哥,同时,心中恨恨的道:这混蛋虽然嚣张,但他可是我内定的打手,你还想跟我抢人!?
看着一脸暴怒的德索罗,陈穆略微愣了愣。
好像要被买走的人,是我吧,关你啥子事哟儿,真是莫名其妙、
但是,陈穆双目一瞪,猛然想起了先前一些不好的回忆,心中嘀咕道:
这俩个混黑道的家伙…不会真有那种特殊癖好吧。
旋即,又想了想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美女们,这才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
多弗朗明哥自然不知道陈穆心底的奇怪想法,他只知道,德索罗这个家伙,愈发的不知好歹了。
无上妖尊 羽飞
“哼,愚蠢的家伙。”
多弗朗明哥不屑的冷哼一声,慢慢将右手举过头顶,朝着德索罗的方向用力一握。
‘嗖!’的一声,一张有透明细线构成的大网,迅速罩向了的德索罗。
德索罗面无表情的一跺脚,面前的金色长桌迅速液化,变成一堵水流状的墙壁,直接挡下了明哥的攻击。
一时间,室内的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

在这剑拔弩张的情况下,明哥怀中传来了电话虫的声音。
“波噜波噜…波噜波噜…”
背对着德索罗的明哥,不屑的勾了勾嘴角,慢慢从怀中掏出了电话虫。
“少主,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电话虫内传来了一位油腻大叔的声音。
闻言,多弗朗明哥脸上再次出现那招牌式的狞笑。
“嗯,剩下的,就交给罗那个臭小子去办吧。”说完,明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陈穆,在听到罗的名字后,明显愣了愣。
随后,嘴角翘起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低笑道:“呵呵,手术果实…好像也还不错。”
就在陈穆思绪飘远的时候,明哥那略显张狂的声音,再次传入了他的耳中。
“嘿嘿嘿嘿嘿,宝树亚当已经准备好了,你…准备好自己的筹码了吗。”明哥紧盯着陈穆,脸上的笑容狰狞又自负。
闻言,德索罗眉头一皱,紧紧盯着多弗朗明哥的后脑勺,心中渐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见明哥开口,陈穆将思绪收回,淡淡的‘哦’了一声。
然后,歪了歪头,朝着德索罗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明哥,你要谈筹码的话,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那边那个家伙。
看着装傻充愣,丝毫不把他那两个选择放在眼里的陈穆,明哥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
而德索罗,也是很及时的开口道:“呵呵,两亿贝里是吗,我替他给了。”
德索罗现在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一是因为,发现这个很强大的家伙,似乎比较好忽悠,自己很有可能将他招募过来。
二是…海军撤走的同时,也把天龙人带走了,这就意味着…这次的天上金,他可以不用上交了。
一想到这,德索罗愈发的觉得自己太机智了,感谢草帽团替他扛下了这口大锅。
就在这时,明哥那极其低沉的声音,传入了两人耳中。
只见他脖子上青筋鼓起,咬牙狞笑道:“呵呵,没有合适的筹码,那我可就没办法保证,宝树亚当会不会被别人买走了。”
“毕竟,这种世界级别的造船材料,可是很抢手的。”
闻言,陈穆眼中闪过一丝极其危险的光芒,沉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锦心计 许西
多弗朗明哥肆意的笑了笑,惬意的仰躺在沙发上,怪笑道:“不不不,我怎么会威胁你呢,我跟你一样,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买家而已。”
说完,明哥脸上的笑意愈发的张狂了。
看着完全无视他的多弗朗明哥,德索罗咬了咬牙,道:“明哥,你别太过分了。”
“嘿嘿嘿嘿嘿…”明哥的神情,愈发的得意了起来,嗤笑道:“我过分,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你!”德索罗狠狠一咬牙,掌中再次冒出细密的电光。
长歌伴你,不醉不归
“够了!!”
陈穆低吼一声,霸王色霸气瞬间扩桑,将即将动手的二人直接笼罩在内。
“陪你们玩了这么久,你们也该知足了。”陈穆散发的气势,愈发恐怖起来。
被这无边杀意笼罩,德索罗掌中电光泯灭,明哥指尖的白色细线也是根根崩断。
两人的额头上,渐渐冒出细密的汗水。
可能是因为陈穆脾气太好,所以一时之间,他们两个全都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实力,有多可怕…
呼…呼…!
猛烈的狂风呼啸,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脸上的肌肉也是因为狂风扑面,从而抖个不停。
就在这时,咬牙狂笑的明哥,双眸猛然圆瞪,一股同样狂暴的气势,瞬间扩散而出。
然而,这股红黑色的霸王色霸气,仅仅只抵抗了不到一秒,便被瞬间震散。
明哥连同那张红色沙发,直接向后倒飞,砸向了正在苦苦支撑的德索罗。
可恶啊……
‘砰!!’
一声巨响,红色沙发顶着德索罗,撞在了后方的金色墙壁上。
被挤压在中间的德索罗,嘴角猛然咳出一大口鲜血,面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哼!”
陈穆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将气势收敛。
一时间,呼啸狂风戛然而止,无数金色的器物瞬间从空中落了下来。
红色沙发后面的德索罗也因此脱困,贴着墙壁滑落了下来。
多弗朗明哥,也是从侧翻的沙发上滚落,仰躺在了一旁。
从那崩裂的红色太阳镜下,可以看到明哥的双眸,已经无法正常聚焦,并且有着即将昏迷的迹象……
(系统的好感度功能,只对复刻过果实的能力者生效。而且,对待同性是有极限的,请各位老爷放心。剧情不会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陈穆:我,性别男,爱好女,打死也不改!(认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