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masm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txt-第五百二十章出山吧讀書-zzwyy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虽然不认识邓阳明,但是此刻心中也已经隐隐有了明悟的感觉,这个邓阳明怕是有目的而来。
第一次是偶然相遇,自己买了一本书。
第二次当然也可以是偶然相遇,自己又买了一本书。
柳明志可以将这两次的相遇都当做偶然,可是这白帽子也是偶然吗?
或许也可以是偶然,可以当做邓阳明真的是担心天寒地冻冻坏了自己这个可以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顾客。
但是这个偶然是不是有些太过巧合了呢?柳明志低头打量着手中的帽子,不时地露出思索的目光。
许久之后,柳大少小心翼翼的将《益气经》收入了怀中,虽然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效果如何,但是有《阴阳和合大悲赋》在前,柳明志自然愿意相信这本经书乃是一本宝物。
一个三千两,一个五千两,中间可是差着两千两的价格呢。
至于邓阳明会不会拿一本破烂货滥竽充数,将自己当做一个冤大头柳明志并不担心。
似邓阳明这等人应该不会干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再说了,自己也不会盲目的就开始修炼,肯定会找些见多识广,功力精深的人来验证一下经书中内容的虚实。
纵然是假货,柳大少也认了。
内容真假不说,仅仅就书页上的那些彩图就值这个价格。
出軌2
如今的彩图工艺何等的繁琐柳大少不清楚还是略有耳闻的,又不是后世机器大爆炸的年代。
这玩意完全称得上是孤本的存在。
在奇幻世界成祖神
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柳明志还是相当明白的。
总结起来其实也不外乎四个字而已。
有钱任性。
五千两不算少,但是也算不了太多。
自己吃顿饭的功夫老头子估计都挣回来了,有什么好心疼的。
对于《益气经》柳大少是相当满意的,可是对于这本经书的附赠品嘛!
柳大少轻轻的笑了几声,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神情,四下张望了一下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将手中的帽子点燃,随后便随意的丢在民巷之中,提起礼盒朝着主街之上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仿佛小巷之中发生的交易不过是一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错觉而已。
柳大少在街上随意的又买了两样小礼品,与礼盒捆在一起朝着城西的方向赶去。
约莫小半个时辰左右,柳大少停在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庭院面前。
柳大少挑着眉打量着眼前的这座中规中矩的府邸,脸上带着怪异的神色。
他娘的谁敢说老姜这个老货没有外收入本少爷马上大嘴巴子抽他丫的,一个因为党争失败而中途致仕的官员在京城能住得起这等豪华的府邸?
远的不说,最起码自己跟老姜合作分给他的银两少说二十个数起步。
神色古怪的柳大少走上台阶轻轻地扣了扣门栓。
几个呼吸间,门后传书一个苍老年迈却中气十足的声音:“谁啊?”
賤骨頭
“老丈,有劳通报一下你家老爷,就说故人来访。”
片息之后门后再次传出说话的声音。
暴力老師 閑來無事
“原来是位公子,公子请回吧,老爷已经闭门谢客了。到现在都两个月没有接待过任何来访的客人了,请见谅,等我家老爷什么时候愿意见客了,劳烦公子再来登门。”
柳明志眉头微皱的沉吟了片刻。
“老丈,通报你家老爷,就说柳明志来访,他一定会见我的,烦劳老丈了!”
“柳明……..并………”
大门径直打开,一个年约六十多岁上下的老者上下打量了一眼柳大少:“老朽眼拙,不知道贵客驾到,失礼之处还请恕罪,烦劳公子门内烤火取暖,老朽这就去通知老爷。”
柳明志轻笑着跨进了门槛之中,淡笑点点头。
“有劳老丈了!”
“不敢,公子稍坐。”
望着动作迅速朝着内院走去的姜府管家,柳大少放下了礼盒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对着火炉伸出了手。
望着火炉上烤着的几个地瓜,柳大少眼前一亮,拿起火钳扒拉了一下,嗅着烤地瓜浓郁的香甜味道不由得口齿生津。
看来老姜致仕之后的日子也没有自己想想的那么不堪吗!
拿起一旁的草纸扒拉出一块火候恰大好处地瓜冷了一会,柳大少揭开上面略黑的外皮埋头嘶嘶哈哈的吃了起来。
暗黑魔導師 吃素的老虎
噩夢迷宮 狂妄之龍
一个地瓜吃到一半的时候,前户部尚书姜远明跟在老管家身后动作伶俐的朝着府门外赶来,丝毫看不出是上了年纪的人了。
当老姜见到坐在门洞内啃着地瓜的身影,神色顿时复杂起来,有些许的惊喜,又有淡淡的怅然之意。
“并……并肩王!”
柳大少吃地瓜的动作一顿,抬头朝着老姜看去,望着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夹袄的老姜轻笑了起来。
“老姜,经年不见,还活的好好的呢?看来本王又省了一份份子钱了!”
老姜听到柳大少的调侃话语,不但没有动怒,反而露出了笑意朝着柳大少走了过去。
他知道并肩王还是当年的那个并肩王,并未因为自己是户部尚书的身份还是致仕官员的身份有所改变。
显然人走茶凉这句话并未在并肩王这位老朋友的身上实现。
我的老公是死神
致仕以来不足数月,老姜算是彻底的明白什么叫做人走茶凉,什么叫做真正的世态炎凉。
为官三日人问我,离官三日我求人呢!
老姜望着柳大少嘴角两侧的乌黑,微笑着摇摇头。
“下官……老朽姜远明参见并肩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柳明志脸色一怔,神色逐渐平淡坐到了矮凳之上低头啃了一口地瓜。
“老姜,有意思吗?”
“礼不可废啊!”
“要么坐下来好好的说话,要么本少爷转身离开,从此阳光道独木桥各走一条。”
娛樂圈之一代宗師 龍山小米
老姜愣了一下,点点头坐到了柳大少对面的凳子上。
“想不到啊,致仕四月半,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王爷你。”
柳大少拍了拍,再次拿起草纸扒拉出两个火候恰到好处的烤地瓜,一个递给了老姜,一个自己拿在了手里。
“谁让你老小子架子大呢?还闭门谢客谁也不见,若非本少爷报出柳明志的名号来,只怕你老小子还像个老王八一样缩在自己龟壳子里面冬眠的吧。”
老姜怔怔的看了一会手里的烤地瓜,回神来也跟柳大少一样剥开外皮慢慢的吃了起来。
“王爷可冤枉老朽了,不是老朽架子大,实在还是老朽也是无可奈何,被那些新晋的士子们骚扰的不厌其烦,只能闭门谢客了。”
柳大少闷头微挑的望着啃着地瓜的老姜。
“找你求官来了?”
難婚女嫁:豪門悍妻
“是啊,老朽虽然无奈致仕了,可是还是有些门生在朝廷里面的,那些新晋的士子自然希望老朽能搭个桥,可惜啊,他们不知道老朽致仕之后,那些以前的门生一个个的也就树倒猢狲散了,都怕被老夫受到了牵连。”
“谁让人家任国丈在朝中一手遮了半边天呢!”
“致仕其实挺好的,也让老朽一下子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早一些总归是好的,省的以后稀里糊涂的被拉下水都不知道。”
一个地瓜吃完,老姜随意的抹了一下嘴角,拍了一下手掌上的炭黑。
“你这位王爷大驾光临,总不能在门洞里叙话吧,老朽吩咐下人准备两个菜,咱们小酌几杯叙叙旧,正厅请吧,大贵人!”
柳大少瞄了一眼姜府的内院默默的摇摇头。
“正厅就不去了,本少爷怕见到了你屋内珠光宝气,奢靡华贵的摆置忍不住去御史台把你个大贪官给举报了。就在这说挺好的,暖烘烘的,随意弄点吃的喝的就行了。”
听出了柳大少话语中的调侃,老姜无奈的摇摇头给看向了管家。
“准备两荤两素四个菜,把老夫珍藏的那坛子五十年的杜康取来。”
“是,老爷!”
柳大少用草纸随意的擦了一下嘴角,平静的看着对面的老姜。
“本少爷来没别的意思,一是来看看你,而是打算请你再出山,户部的烂摊子离不了你,回去吧。”
老姜愣神了良久,略微昏暗的眸子中露出一抹意动。
少爺小姐戀愛情 諾櫻丶
然而老姜最终却坚决的摇了摇头:“算了,已经致仕了,又何必再回去呕心沥血呢?不回了,不回了。”
“怎么着?你个糟老头子还讲究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啊。还是本王的面子也不好使了,请不动你了。”
“非也非也!”
“如今户部脉络已成,王爷你觉得老朽回去那些后进之士会愿意吗?”
“人都是自私的,你指望谁能像佛祖一样大慈大悲割肉喂鹰,舍弃自己即将到来的富贵荣华!”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