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bi2r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txt-一百六十.怪異知識試卷閲讀-edl2l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抱着花盆出现的陆离站在教室门口,每个人都望向他,包括两个来自外界,新获得“乐园”身份的学生。
当然,被喂食掉的肥硕身影不包含在内。
陆离把花盆放到书桌斜上方,腾出足够大的干净桌面准备接下来的考试。
右手旁的怪异少女不断投来隐蔽瞩目,似乎想询问那盆盆栽,又耿耿于怀先前的矛盾。
屏蔽周围各异目光,陆离取出从加维尔·约克教授那里拿来的钢笔,把它放到羽毛笔和墨水瓶旁。
时间临近,学生们像是察觉到什么,教室气氛渐渐趋向寂静。
没过太久,一道身影捧着叠在一起的羊皮纸试卷走进教室。
弯起的眼眸包含令人不敢直视的恶意。不需要年轻教授说话,座位中的学生们已经从脑海响彻的低语知悉考试的规则。
年轻教授走下讲台,依次分发下试卷,并很快来到陆离的书桌前。
她和往常一样注视着陆离,不过很快,她的注意被桌角的盆栽吸引。
“为什么放花盆。”年轻教授看着不久前浇过水的湿润泥土,语气隐约有些怪异。
“带回去种。”陆离简单回答。
话音落下,如同什么被诱发,年轻教授那双月牙般弯着的眼眸被不含掩饰的炙热占据。哪怕是陆离,也不得不蹙眉避开她目光里燃烧的火焰。
“你还要看多久?教授。”右手旁的少女怪异不耐地敲着桌面。
年轻教授终于挪开令人毛骨悚然的恋恋不舍的视线,继续分发试卷。而陆离仍能感觉到不时投来的炙热视线。
蹙着眉头的陆离没去拿手旁的钢笔。他暂时不去思考年轻教授的异样,目光在题目上略过。
第一题:
首席的替身盲妻
【安德鲁小镇有三千五百四十人口,这里的居民会在每晚六点点亮油灯直到第二天六点。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分别在离傍晚还有一小时的下午抵达这座小镇。已知无邀之客平均每分钟杀死七人,盗火之影每分钟杀死十一人。求:小镇居民无法逃离的情况下,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会多久杀完小镇居民,并各自杀死多少。】
该说意料之中或是其他,考题的确与陆离猜想的沾边。同时第一个考题的血腥恐怖之下埋藏着陷阱。
盗火之影通常出现在天黑之后。它无法盗窃天上的光,只能盗取那些普通光源,比如火堆与灯光。
所以它只能计算晚上六点到早上六点这段时间。
容華謝後,山河永寂 終南山洛洛
第二题:
【黑夜降临,诡异之雾笼罩大地。一名旅人在雾霭里迷失了方向,他携带的油灯只能维持三个小时的光亮。每五分钟,他遭遇怪异的几率将提升百分之一,第二个小时开始,油灯会因为燃料稀少变得晦暗。已知:从第二小时开始,遭遇怪异的几率由百分之一提升为百分之三,求:油灯彻底熄灭前旅人遭遇怪异的几率。】
中规中矩的问题,陆离看向第三题。
【眼魔蠕虫每天都会在荒芜之地的世界背脊山脉周遭游荡,当它抵达高斯盆地上空时,阴影会完整投入高斯盆地。如果它游荡在离地面三十千米的高空时,阴影将完全填满高斯盆地。已知眼魔蠕虫的体积同样为三十千米,求:高斯盆地的最大直径。】
体长六十里,飘荡在空中的浮游怪异……
絕品貴妻
陆离可以想象它庞大体形所带来的震撼。
并且这本身就是超纲的问题。这个世界,即使是最顶尖的一群学者也难以得出真正答案——除非允许他们去制造模型模拟并给予足够的时间计算。
当然,也可以直指事情的本质,去衡量高斯盆地的面积。
陆离想知道其他学生的答案,或者他们的试卷都不一样。不过在扭头时他被心底呢喃的低语警告:东张西望会被视作抄袭,受到惩罚。
都市渡鬼人 一曲東風
唯一能让人松口气的是,三个问题占据了羊皮纸差不多一半的内容,剩下的考题不会太多。
但和想象的不同,下一题不再是问答题:
【安德鲁小镇有三千五百四十人口,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分别在离傍晚还有一小时的下午抵达这座小镇。知道这些的你将会:1.“难以对抗怪异,退而求次保护人群。”2.“想办法杀死、驱逐它们。”“加入它们。”】
问题以选择题的形式重新出现。
陆离看向后面的两个选择题,没有意外,它们是问答题的变种。
【黑夜降临,诡异之雾笼罩大地。一名旅人在雾霭里迷失了方向,他携带的油灯只能维持三个小时的光亮。必经之路恰好会遇到他的你会:1.“提供燃料,不与他通行。”2.“顺路带他回到安全的聚集地。”3.“吃了他。”】
【眼魔蠕虫每天都会在荒芜之地的世界背脊山脉周遭游荡,它无暇理会地面上的渺小生物,但居住在这片土地的你对它的存在感到不安,你会:1.“想办法将它驱赶出去”2.“友善地选择共同生活在这里。”3.“不择手段蚕食掉它。”】
毫无疑问的是,对于羊皮纸试卷上的选择题,教室里大部分学生的答案必然与陆离相反。
花都十二釵
除非陆离以怪异的角度进行回答——测试题看上去就像是简陋、没有鱼饵的鱼钩。引诱那些隐藏在怪异中的人类主动上钩。
但它又太简陋了,简陋到有些诡异:聪明的鱼儿就连挂上鲜美鱼食的鱼钩都会躲避,又怎么会咬上它。
而且试卷保持着某种试探性:它的问题对应着激进的,缓和的,温和的,它的选择也对应着激进的,缓和的,温和的,就像是九宫格。
很难说这是一种巧合。
无法分析出确切结果的陆离望向最后一题,与其说是最后一题,它更像是一条卷末语。
【它叫普拉达,它是个真实与虚幻狭缝间的存在。只有在你阅读这段话时,它才会出现在你的想象中。】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想象它乖巧友善的样子了?但如果你停下想象,普拉达就消失了。】
【你的注意力就像一根线,牵系着普拉达和这个真实世界。】
【“求求你别忘记我……”普拉达无助地说。】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