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愛下-第693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書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只要稍加分析,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
傅宇荣这种种行为,特别是他已经跟王向贵和常凡建立了联系,这明显是为了爱华地产集团来的。
艾保权:“傅宇荣真是一肚子的坏水儿,没安什么好心。”
袁洪济:“这次可是来势汹汹啊。”
艾保权冷哼一声:“傅宇荣这小子真是自以为是,来这么几下就能让爱华地产下跪,他也想得太简单了!”
袁洪济沉吟片刻又说道:“艾总,咱们不能不防,虽然傅宇荣不可能吐得下爱华地产集团,但是爱华的海外业务……弄不好他的胃口会更大,咱们爱华的一部分国内项目也很危险。”
艾保权和袁洪济的判断差不多。
傅宇荣这老小子主要的目标应该是爱华地产集团的海外项目。
虽然爱华地产集团在海外发展得不如傅氏地产好,但是规模也已经不小了,特别是最近两年,爱华地产集团开始大力进军海外地产市场,在几个国家拿了好几块地,现在还没有进入施工阶段。
傅宇荣肯定是想要趁着爱华地产集团走头无路的时候,将这些有潜力的大项目尽数吞下。
而且就像袁洪济刚才所说的那样,傅宇荣可能有更大的企图,目标可以包括爱华地产集团在国内的项目。
比如一些国内的南部大项目,对傅宇荣来说十分具有吸引力。
袁洪济忽然说道:“如果咱们没有其它的路可以走,卖掉这些项目也、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儿。”
艾保权早就猜到袁洪济会这么说:“不卖!就算卖,也不能卖给傅宇荣,你以为他能安什么好心,肯定是要让咱们卖个白菜价!”
袁洪济了陷入了沉默。
不得不说,傅宇荣肯定会压价,但是能压多狠,还是要看艾保权的态度。
而且从袁洪济的角度来看,只要亏得不多,能把那些项目打包卖给傅宇荣,也不失为一个自救的办法。
至少可以把爱华地产集团保住。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袁洪济也没有再继续劝说艾保权,艾保权和傅宇荣有仇,不可能轻易过这心理关,只能慢慢来了。
袁洪济:“艾总,那咱们去不去?”
艾保权:“去哪儿?”
袁洪济:“去参加傅宇荣的酒会啊,你要不想去,那我就回绝得了。”
艾保权眉毛一挑:“去!为什么不去!?咱们不去,傅宇荣还以为咱们怕了他呢!”
袁洪济:“那行,一会儿我回常凡回条信息。”
挂了电话,艾保权瘫坐在了沙发上。
这么多年以来,艾保权无论再大的危机,都能挺过去,然后迎来逢回路转的一刻。
然而这一回,艾保权觉得没准真要栽了。
跟以前不同,这样的危机是毁灭性的。
艾保权非常后悔,不应该签那些对赌协议,签也可以,不要把条件签得那么苛刻。
主要是艾保权当时太自信了,没有考虑到会有如此大的变数,更没有想过自己会处在满盘皆输的一方。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艾保权只能认怂,尽力考虑该怎么补救吧。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第693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書
话说回来了,怎么李天宇还没消息呢,该不会是真黄了吧?
艾保权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不应该,如果这件事真办不成,按照李天宇的性子应该会提前打电话通知艾保权的。
李天宇虽然是个年轻人,但一向稳重实在,值得信赖。
其实艾保权还是不太了解李天宇。
李天宇现在比较稳重是没有错,但实不实在那就另说了。
当然,李天宇对艾保权和艾和平这对父子确实够实在的。
艾保权忽然想到了一句话,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没错,现在李天宇没有给他艾保权打电话,说明正在努力办事儿,李天宇觉得没有必要现在通知艾保权什么。
所以还有希望。
艾保权定了定心神,开始琢磨着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傅宇荣。
傅宇荣这老小子真够狠的,这见缝插针的本事练得是炉火纯青。
艾保权打心底里不想输给傅宇荣,这可是他一辈子的敌人啊。
不过现在艾保权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如果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没准还真得向现实低头,老老实实跟傅宇荣谈卖房卖地的事情。
想到这里,艾保权就来气,拿起杯子猛灌了一大口水。
“……唔、咳!”
结果被呛到了。
特么的,老子最近真是倒霉催的。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来了敲门声,是袁洪济过来了。
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和应对,便叫上保镖杨安开车去了傅宇荣所安排的地方。
傅宇荣的傅氏地产集团也是非常大号的房地产开发商,这家企业在南海的项目虽然不如爱华地产集团多,但算下来也有不少。
比如说龙波坎大厦,就是其中比较高档的一个项目。
这大厦的名字有点怪,其实是以泰兰德的一位高僧的名字命名的。
之前提过了,傅宇荣在东南亚一带事业发展得相当好,尤其是泰兰德,傅氏地产集团可以排在泰兰德所有地产开发商的前五位。
再加上傅宇荣很喜欢泰兰德这个国家,所以就常住在泰兰德了,这样难免会对泰兰德的佛教产生兴趣。
特别是商人或者公众人物,基本上都比较信奉这玩意儿,比如佛牌、养小鬼啥的。
精彩都市小說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線上看-第693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展示
龙波坎是傅宇荣拜的大师,以他的名字命名一座大厦可以说表现得相当虔诚了。
这次傅宇荣安排的酒会就在龙波坎大厦的五楼,那里有一个多功能厅,可以举办各种活动,当然也包括酒会了。
而且这五楼的设计也相当牛批,分为室内和室外,室内没什么可说的,室外与另一座配楼的楼顶相联,做成了一个热带花园,种了很多热带植物,甚至还有椰树。
另外在热带花园里,还有一个不规则的大泳池,处于丛林似的设计中非常有自然风情,完全可以在这里举办热辣的泳衣派对。
艾保权、袁洪济、杨安开车来到龙波坎大厦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十一点半了。
按道理说,酒会都是在晚上举办的,但也没规定中午不能办,更何况这只是傅宇荣的私人酒会,邀请过来的人也不算多。
正因为这样,杨安没有进来,而是留在了外场,傅宇荣作为东家,当然安排了给随行人员吃饭休息的地方。
艾保权和袁洪济进了会场,发现这里比想象的人还多,有不少还是熟面孔。
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热情地跟两人打了招呼。
这个人也是艾保权的老熟人了,夏磊,夏总。
艾保权怔了怔:“夏总,你怎么也在这里?”
夏磊摆摆手:“我昨天才到,开始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儿啊,所以也没联系你,今天才、才有人告诉我的。”
艾保权:“是傅宇荣叫你过来的?”
夏磊摇了摇头,左右看了一眼,小声说道:“是王向贵邀请我过来的,他说给我引见重要的合作伙伴。”
袁洪济:“王向贵?他什么时候联系你的?”
夏磊:“我想想啊,应该是上周,那时候我有事儿,没有及时赶过来,所以昨天才过来的。”
艾保权和袁洪济对望了一眼,可以从对方眼中看到明显的愤怒之火。
王向贵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原来早就跟傅宇荣建立了联系。
不用说,所谓的“重要的合作伙伴”,当然就是傅宇荣了。
夏磊作为一个大型投资公司的老板,手里握着海量的现金,这正是傅宇荣需要拉拢的对象。
夏磊也不是傻子,经过跟几个人的交流,外加自己的猜测,知道艾保权这边遇到了大麻烦。
夏磊小声说道:“艾总,袁总,傅宇荣是不是准备向爱华地产集团下手了?”
艾保权点了点头,也算是默认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笔趣-第693章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熱推
夏磊算不上外人,艾保权跟他的私人关系不错,也不需要瞒着他。
夏磊在爱华地产集团也有一部分投资,但量并不大,也没有加入集团董事会。
所以夏磊听到爱华地产集团接近暴雷的消息,不免十分惊讶。
要让爱华地产集团这样的巨无霸暴雷,可是非常不容易的,必然是遇到了天大变故。
其实爱华地产集团在新马国搞的项目,夏磊是知道的,但当时艾保权在做融资的时候,夏磊身在国外,自然也没有进一步去接触,也就错过了这次投资对赌。
夏磊:“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艾保权叹了口气:“现在能做的都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夏磊点了点头:“艾总,袁总,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提。”
艾保权拍了拍夏磊的肩膀,颇为感动。
不管夏磊说的是真心还是假意,这时候能有这么一句话,也算是很难得了。
商界非常黑暗,除了钱,就属人精最多,艾保权常年在人精堆里活着,早就看透了很多事,很多人。
就在这时,几个人走了过来。
袁洪济碰了碰艾保权,艾保权抬头一看,瞳孔收缩。
那几个人中,领头非常高大,正是艾保权的老冤家傅宇荣。
傅宇荣来到近前,脸上满溢着微笑。
从他的脸上可完全看不出任何见到宿敌的痕迹,反而更像是跟老友偶遇时的兴奋。
如果徐博和王志刚两位大导演看到傅宇荣这样的表现,没准会墙裂拉着他去拍电影呢。
当然,“演技”好的人可不只傅宇荣一个人。
刚才还苦大仇深的艾保权瞬间变脸,也是笑脸相迎,热情地跟傅宇荣握了握手。
这样的变化,完全可以写进“虚情假意”的教科书。
艾保权扬着头,说道:“傅总,今天真是破费了啊,刚才我和老袁还正愁去哪里蹭饭呢。”
艾保权为什么扬着头呢,因为傅宇荣的个头儿太高了,一米九几的大个子。
要知道,大人物能长这么高的人,可真不多。
傅宇荣站在这里,就像是个篮球运动员,十分突兀。
傅宇荣听了艾保权的话,呵呵笑了起来:“哪里的话,艾总怎么能说蹭饭呢,我能请到艾总和袁总过来吃饭,是十二万分的荣幸。”
跟傅宇荣一起走过来的,还有两个熟人,当然就是王向贵和常凡了。
常凡面对艾保权和袁洪济的时候,显然心里非常不自在,眼神躲躲闪闪的。
相较之下,王向贵就比较理直气壮了。
艾保权心中冷笑,一个坏人,一个小人,真是蛇鼠一窝。
傅宇荣:“各位,咱们差不多都到齐了,就过去坐吧。”
傅宇荣安排了几个大圆桌,正好能坐得下所有人。
艾保权和袁洪济这种重要的人物,当然是跟傅宇荣坐一桌了。
另外,夏磊、常凡和王向贵也坐在这边。
本来这是颇为尴尬的会面,但是表面上大家却都是谈笑风声,其乐融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前有着深厚的交情和革命友谊呢。
但是如果仔细去看和感受的话,就会发现他们中的一些人脸上虽然满是笑意,但眼神却是冰冷的。
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戏精,都是戏精啊。
傅宇荣作为东道主,当然场面话说得最多了,显得意气风发。
艾保权始终都比较克制,毕竟心里有事儿,有意无意地还是会表现出情绪低落的一面。
傅宇荣瞥了艾保权一眼,说道:“艾总,我听说你们爱华地产集团在新马国拿了一块地?”
袁洪济本来还在夹菜,听到傅宇荣的话,将筷子缩了回来。
来了,傅宇荣果然要发难了。
艾保权先是一怔,然后呵呵笑了起来:“傅总的消息好灵通啊。”
傅宇荣:“大家都知道,我常年在东南亚发展,那里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全都知道了。”
艾保权冷冷一笑,没有言语。
傅宇荣:“我还听说……你们跟新马方的合作,好像要黄了。”
艾保权胖胖的脸不由自主地颤了颤,说道:“你这是都从哪儿听来的?”
说着,艾保权扫了一眼王向贵和常凡。
常凡不禁缩了缩脖子。
其实傅宇荣未必是从他们嘴里得到的消息,就像傅宇荣所说的那样,他在东南亚的眼线众多,有什么重大事件,一般来说都会很快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