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第六百六十八章二月初二閲讀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无心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我听的则是惊涛骇浪。
心中早已经把这笔账牢牢记下。
吴峥,你就一畜生。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狗永远也改不了吃屎。
我现在可真是满腔的怒火找不到发泄。
出门的时候,刚好撞见胖子走了进来。
或许是看我脸色很难看,胖子问了一句:“幺妹怎么样了?”
我双目看着胖子道:“胖子,其他事情我不管,吴峥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都市言情 棺山太保討論-第六百六十八章二月初二
说完,我根本没有理会胖子的,直接与他擦肩而过。
对于幺妹的治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对于幺妹是否能彻底醒来甚至都要看造化。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无心说过,幺妹如果能醒来,那么也就彻底不会有事情了。
如果他不能醒来,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其他的他也无能为力。
因为那奇门邪术早就消失上千年之久了。
甚至在无心在的那段时间内,都不曾听说有这种邪术出来害人。
一连几天我都是浑浑噩噩的。
我发现因为我把幺妹从巴蜀之地带出后,她就好像没有过过真正意义上的安稳日子。
换句话来说,要么的遭遇是一件比一件惨。
而这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
我甚至都无法去面对九泉之下的何老。
这个新年过得其实并不怎么样。
幺妹依旧没有丝毫醒来的意思。
但这个年也算是大家都聚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隐世之中有没有年这个东西。
还有没有这个那个的传统美德之说。
农历二月初二,头抬头这天便使我们出发棺山派的时间。
为此,我们做了十足的准备。
而无心也算是彻底地适应了现世中的环境。
只要不是剧烈的高温,紫外线直接照射到无心的身上。
那么他就跟正常人一样。
而留在无心体内的道行,功法,修为等,都只是刚刚达到一个及格线。
这样才能未出他那苍老的身躯,同时与外界产生一种平衡。
而这种照平衡只有进入到隐世的时候,才能被彻底的打破掉。
时间眨眼便到了这天。
因为幺妹没能醒来,需要人照看,所以冷月华主动要求留下来。
同时还指名道姓地让胖子也一起留下来。
胖子自然是不愿意的。
但无奈在冷月华的淫威之下,只能选择屈服。
这可真就是一物降一物了。
最后真正前往棺山派遗迹的,也就我们四个。
而无心现在基本上可以算是老弱病残一列,所以真正的劳动力就我们三人。
准备好相应的一切之后,便直接动身前去死寂之地的范围。
中间的路途无聊至极,各种转车转得是让人头晕脑胀。
等到了死寂之地的范围之后,才发现这里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荒凉好多。
看着眼前那黑蒙蒙的额的森林,在看看身后视线尽头的点点亮光。
我们所占据的位置如同那地狱与人间的分界线一样。
本来我是提议从出口,坐机关鸟飞进去的。
但无心却说:“听我的走正门,正门安全,我还熟门熟路,不会带你们走丢的……!”
可事实证明,无心太高看自己了。
三百年了,沧海桑田啥还能剩下啊。
至于无心口中的山门巨石,此刻早也已经成为了我们脚下的垫脚石。
我指了指自己脚下已经碎裂成了无数块的碎石。
“无心,这就是你口中的山门巨石?”
“也不怎么样吗……!”
无心鄙夷地看了看我道:“你小子净会说风凉话,三百年了,啥玩意不成废铁啊……!”
我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时间过了三百年了?”
“你既然知道,还带着我们进来,你看这不迷路了?”
我这么说一说,无心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连忙说道:“我这不是想要体验一下正大光明回家的感觉吗……!”
“谁知道,变化那么大,甚至就连我知道的小路都不见了……!”
我耸了耸肩膀道:“这些都无所谓,你只要带我们走出去就可以了……!”
可无心却道:“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变化那么大,我只能告诉你们这黑雾有古怪……!”
“你们自己想办法走出去吧,我觉得你之前的提议挺不错了……!”
我去……!
面对无心耍无赖的姿态,我都惊呆了。
按道理来说,无心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小声地问了一句道:“前辈,您没事吧?”
但无心只是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有事吗?”
“我知道该怎么出去,但我不会告诉你,因为隐世远比你想像的危险得多……!”
“不是,您不是没去过隐世吗?怎么知道隐世比现实危险?”
无心双手一摊道:“我需要进隐世吗?”
“我虽然没有进过隐世,但我殺过不少从隐世出来的人呢啊。”
“这个答案你还满意不?”
“行……!”
我伸出了大拇指冲着无心比划道:“行,我服了……!”
“考验是吧?”
“不就一个小小的死寂之地吗,还能难得到我……!”
说着我直接掏出子母罗盘准备寻找出口。
但就在我掏出子母罗盘的时候。
无心的话又传了出来。
“小子,子母罗盘虽是神物,但也不能处处靠法器不是……!”
“一个合格的风水师,处处靠法器是会被人所耻笑的……!”
“更何况,这里的黑色雾气本身就是磁场的一部分,你现在动用子母罗盘你觉的有用吗?”
我自然不信无心的话。
但很快便被打脸了。
因为,无心说得一点毛病没有。
一向牛到不行的子母罗盘在这黑雾之中竟然失灵了。
见状,无心呵呵一声道:“怎么样?”
“还以为我骗你的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木阳,不怕告诉你,你现在也就是有了我几百年的道行,修为……”
“如果不是这些,你连我曾经的实力都不如,你这个样子进入到隐世别人分分分钟就ko你了……!”
“就算你是木家的最后一位阳人也不好使……”
“这搞不好,还真有可能因为你木阳一样,导致世上在无木家一说……!”
“行了,你差不多行了啊……”
我收起了罗盘恢复道:“咱们来这可是办正事来的,你别搞得跟旅游一样……!”
“我就是来郊游的啊,在我自己家门口,我怕什么?”
“但对于你们来说,这就不是郊游了,对此我也很无奈啊……!”
“没办法,谁让你们的实力那么弱呢……?”
“哎……!”
无心是越说越扎心。
甚至冷月如的脸色都开始变得不是那么的好看了。
或许我们聊天,忽略了张虎。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张虎蹲在地上在翻找着什么具体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走进一看, 见到张虎竟然在用小木罐戳蚂蚁窝。
那是一群乳白色的白蚁,在这黑色的笼罩之下显得十分的醒目。
我刚想问张虎是不是闲的了。
但张虎却说:“前辈,我有办法出去了……!”
便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在我们进过的树上都做上了标记。
随即指着标记说道:“前辈,咱们只需要沿着有小树的地方直行。
“有大树的点左拐,有矮树的地方右拐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
我还想询问一下,张虎是如何知道这样走,就能走去呢。
没成想无心来了一句:“果然,傻人就是傻福,这么快就知道了出去的方式。”
“木阳,这点你可真要跟人家好好学学……!”
“凡事都给它简单化,不要想得那么复杂吗……!”
“特别是对于古代的一些设计与机关,都不要往复杂了想。”
“你想得越复杂,那么久越容易跑偏主体……!”